【TRPG战报】九州奇葩历险记 一 《晕倒、挣扎与前卫表演》

时间:A931,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地点:离镇镇门口

出场人物:
阿蛮(古德墨宁)
身高一米八强壮的老头但,头发胡子都没有丝毫变白的征兆,大概使用了特效,一身肌肉油光发亮。上身半裸,下身围着一条虎纹毛皮裙。表面上看像是个疯老头,但其实是个■■。嘴里经常会叽里咕噜地用奇怪的语言咕噜着什么,似乎是发动什么秘术的吟唱,但貌似智商不高,成功率比较低。
 
莫如是
长相普通但风度翩翩的长腿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做工考究但饱经风霜的长袍。行为举止非常注重礼仪,但是做的事儿貌似不怎么讲逻辑,或者说,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如果是利益相关人员或者相关行业从业者,就不难看出其实他是■■■的■■。袍子下藏着一把黑科技火铳,威力强大。但是■■■■,而且■■■■■■。
 
秋柯
穿着河络皮甲的年轻帅小伙儿,腰间挂着一把精致的蛮族小弯刀,但是个人(华)。背后背着一把十字弩,腰间还有一个木箱,木箱里装的都是■■■的■■。很明显,这是一个去过北陆也下过地洞的家伙。很爱演,很爱嘚吧嘚。
 
重锤莫哈
身高一米的河络,男。相貌普通的河络商人。虽然看不出来,但其实他■■■■,而且还是个■■■■的■■■■。
 
故事: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莫如是来到离镇门口,正在看着的县碑,上书一列大字“离不如归”。下有一列小字“归不如还,思不如念,念不如忘”。看着看着莫如是发现“归不如还”的字体和 “思不如念,念不如忘”的字体不同。莫如是仔细地研究【IQ鉴定10(3+2+5)】,但是他是第一次来到离镇,并不知道任何跟此地有关的故事,所以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默默地记在心里。
此时阿蛮也来到了离镇门口,看到莫如是正在石碑前仔细地观察。阿蛮【per鉴定10(5+2+3)】看到莫如是衣着华贵,看上去很有钱的样子,于是上前打招呼。
阿蛮(通用语):“你瞅啥?”

莫如是看到一个裸着上半身的奇怪的人,用粗鲁的语气问他话。莫如是瞥了一眼,并不打算理他。
阿蛮见莫如是不搭理他,也转身观察起石碑【IQ鉴定:略】,发现这些字好像都认得,但连在一起啥意思不是很明白。于是小声地在莫如是旁边说了句:“我有个小秘密。”
莫如是觉得这奇怪的半裸男还在向自己搭话,于是转过头,礼貌地微笑道:“这位大兄弟,竟然也看得懂石碑?”
阿蛮:“不错,我去过很多地方,似乎见过这些文字。”
莫如是:“那你能跟我讲讲这个石碑上的字背后的故事么?”
阿蛮想了想,并不知道,只知道这里是大萨满让他来的地方,于是说到:“不如进城喝上几杯?”
莫如是很有礼貌地摆了摆手:“不喝。”
 
不知道是不是莫如是的礼貌对阿蛮起了反作用,总之,阿蛮突然一拳打在了莫如是的胸口。【莫如是hp5=(9-4)】
莫如是被一拳打得生痛,不明所以,赶忙从袍子里掏出了火铳,开始装弹。装弹的时候阿蛮又是一拳打来,莫如是侧身躲过,抬手就是一枪。阿蛮不知道莫如是手里的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多年的战斗经验知道不能硬抗,于是一弯腰躲过了射击。
“bang!”一声巨响,镇门口的守卫被惊动了,开始朝这里走来。
阿蛮没有被这枪声吓到,又是一拳朝莫如是打去,却不知怎得脚下一绊【dmg0(1-1)重大失败】摔倒了,阿蛮【使用幸运优势重新掷点dmg3(4-1)】虽然摔倒了,但是砸在了莫如是的身上,莫如是肚子被阿蛮重重地一撞【莫如是hp=2(5-3)】。

莫如是揉了揉肚子,看着摔在地上的阿蛮,挠了挠头:“大兄弟,你到底想干吗?”
阿蛮在地上翻了个身,嘿嘿地笑着:“喝酒喝酒!”
莫如是觉得这家伙可能是个神经病,弯腰拍了拍阿蛮的肩膀:“大兄弟你没病吧?”
阿蛮大笑着蹦了起来,莫如是觉得这家伙可能是个爱笑的神经病。
 
此时守卫B走上前来,问:“干猴麽捏?”
阿蛮转过头挥了挥拳头,凶狠地说:“干你啊!”
守卫B拔出了腰间的刀:“你再说一遍?”
莫如是在一旁看戏。
突然阿蛮一拳打在了莫如是的脸上,莫如是【hp=0(5-5)】嗷的一声晕过去了。
此时守卫A也赶了过来,和守卫B一起双双用刀指着阿蛮,问出了三个终极问题:“老实交待,你是谁,哪儿来的,上哪儿去?”
 
阿蛮见势不妙试图逃跑【DX鉴定11(5+1+5)】,但没能成功。两个守卫相继挥刀,其中一刀被阿蛮躲过,另一刀砍中了阿蛮【hp=13(15-2)】。
阿蛮见跑不了了干脆反击,但是一拳打空,守卫A用刀柄砸在阿蛮头上试图敲晕他,但是并没有成功,守卫B试图擒抱阿蛮但可能是阿蛮身上没穿衣服太滑了没抓住。
阿蛮嘴里开始念念有词【IQ鉴定12(3+4+5)】,但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守卫A又一次用刀柄砸在阿蛮头上,阿蛮一阵头晕目眩。守卫B拿出绳索将阿蛮的双手困住。
 
在阿蛮晕眩的这会儿,守卫A摇醒了晕在地上的莫如是,问:“兄弟,没事儿吧?”
莫如是:“没事,谢谢大哥,刚才……(省略五百字)。莫名其妙。”
阿蛮从眼冒金星中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嘴里又开始念念有词。守卫A扶着莫如是向镇子里走去。守卫B发现一拳打在阿蛮脸上【吟唱中断】:“老实点!”

阿蛮开始挣扎着想要挣脱绳索【失败】,守卫B又一拳打在阿蛮脸上。【两次对脸打击都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守卫的骰运捉急】
阿蛮一直挣脱失败,又开始念念有词。守卫B不耐烦了,掏出一块破布把阿蛮的嘴给堵上了。阿蛮不断地挣脱,但是始终不能成功。守卫B一个人也拖不动阿蛮,两人一直纠缠着直到守卫A回来,再次用刀柄狠狠地敲了一下阿蛮,再次把阿蛮敲晕了。
 
路过的秋柯发现镇门口的两个守卫正把一个半裸的汉子往镇里拖,好奇地上去询问。
守卫AB:“没你的事儿一边去。”
秋柯摊了摊手。
同时,重锤莫哈已经躲在树后看了好久热闹了,此时zou'走了出来,无视真门口的四人,自顾自地观察起石碑来。
阿蛮此时从晕眩中恢复了过来,发现有个小伙子,看上去是个人族,衣着朴素,腰间有一把蛮族的弯刀很是漂亮,正在边上看热闹。还有个长得挺好看的河络在石碑前观察着什么。
阿蛮好像发现了救星,想办法吐出嘴了破布,用蹩脚的河洛语朝河洛大喊道:“咩火者在向,球我!”
莫哈听到便走了过来,秋柯似乎也听懂了,两个人一起用河洛语把守卫问过的内容又问了一遍:“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守卫没听懂他们说的话,只是对他们喊:“走开走开,别凑热闹!”
阿蛮发现了希望,开始更努力地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我是殇州某夸父部落遗子,在一次蛮族劫掠战争中失去了部落所有的同胞。少年时代被俘虏至草原沦为奴隶。蛮羽边境冲突期间,趁机逃脱。现在在当一个路护,,保护一件物品进城。结果喝醉了东西丢了,不小心打错了人,酒醒了发现被绑了。”
 
秋柯和莫哈听了一大堆信息量,正在消化。
俩守卫干脆把阿蛮扔在了地上,吹了个口哨。之后双双拔刀对着秋柯和莫哈,示意他们不要惹事:“要进镇子一会儿再说,现在先别妨碍公务!”
秋柯和莫哈听了知趣地退后。阿蛮发现这俩并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但好歹把人支开了,于是又开始念念有词【IQ鉴定11(3+6+2),成功】,阿蛮身上发出一阵白光。

大家都被阿蛮身上的白光给吸引了,一时有点懵逼,直到又有两个守卫从镇子里跑出来,四个守卫围着阿蛮。阿蛮大吼一声,再次试图挣脱手上的绳索【DX鉴定18(6+6+6),重大失败】。之间阿蛮一个鲤鱼打挺,结果翻过头了,一头撞在地上,又晕了过去。
秋柯和莫哈发现守卫的注意力都被阿蛮给吸引了住了,开始想法子溜进镇子里。
于是四个守卫发现有一个河络伪装成一个石头正在缓缓地向城门移动,另一个小伙子正在表演一团风滚草,也在缓缓地向城门移动。
四个守卫:???
 
秋柯发觉自己的表演实在太前卫了,没法骗过守卫,于是转而装作一个绝望的小伙儿,对守卫说:“我妹妹在城里做小姐,我要去看她一眼。”【IQ鉴定13(5+2+6),表演成功】
守卫估计是脑抽了,居然相信了他的话,但是出于职业道德问了句:“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秋柯:“在家里我们叫她小明,她在城里叫什么我也不造啊。我也很绝望啊QAQ”【GM拒绝给拙劣的表演掷点的机会,失败】
守卫皱了皱眉头,让他在门口先等着,等他们把阿蛮拖进去再说。
 
阿蛮在三个守卫把他往城里拖(另一个在跟秋柯扯淡)的时候再次醒来了,又开始不断地挣扎,眼看身上的白光yu
越来越淡,但就是挣脱不开。
另一边秋柯突然高声对守卫喊道:“大哥您看,天外飞石!”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出于GM的仁慈】,虽然这演技如此的捉急,守卫居然真的抬头望天了!
 
莫哈一看,好机会!拿袍子把脸一遮,贴着墙边就往镇子里溜。【IQ鉴定13(5+3+5),隐藏成功】因为守卫都在望天,并没有发现莫哈。
秋柯此时也趁机偷溜进镇子,半路上顺手捡了个石子儿朝莫哈的方向扔过去【DX鉴定5(1+2+2),大成功】。石子儿划过了一道神秘的弧线,砸在了莫哈的鼻子上。莫哈【HT鉴定8(4+3+1),忍痛成功】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但还是强忍着没出声。
 
终于,最后,在不知道什么星辰的帮助下,阿蛮终于大吼了一声挣脱成功了【DX鉴定7(1+3+3)】。四个守卫吓了一跳,秋柯和莫哈趁机一路小跑溜进了镇子里。
阿蛮趁着守卫还没有缓过神来,又开始念念有词【IQ鉴定10(4+4+2),成功】,身上的白光消散,开始发出红光。【hp=15(13+2)】不过他可能还没注意到,他还倒在地上。
四个守卫于是一人捅了阿蛮一刀【阿蛮hp=7(15-8)】。
阿蛮站起身【hp=9(7+2)】,使用+2格斗术【DX鉴定10(1+6+3),成功】,双拳齐出【dmg=6(6-1+1),重大成功】,两名守卫应声倒地。
 
未倒地的两名守卫对阿蛮发起进攻,一个砍偏,一个砍中【dmg=4(5-1)】【阿蛮hp=5(9-4)】。
阿蛮【hp=7(5+2)】再次使出+2格斗术【DX鉴定16(4+6+6),大失败】,结果手抽筋了,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两个守卫起身,另两个守卫一个砍偏,一个暴击【dmg=5(6-1)】【阿蛮hp=2(7-5)】【阿蛮获得流血1】
阿蛮【hp=3(2+2-1)】一边x向镇子里逃跑【四次DX对抗鉴定,其中一次DX鉴定18(6+6+6),重大成功】,一边使用治愈术【IQ鉴定10(5+4+1),成功】【hp=6(3+3)】。阿蛮成功地脱离了守卫们的攻击范围。
 
阿蛮试图再次使用zhi治愈术时,发现自己实在累得够呛【fp=2】,于是选择了全力奔跑,大步流星地冲向镇子深处。
守卫们望着阿蛮远去的身影,一边喘着气儿一边咒骂,但是也没法再追上了。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离镇的门口发生了一起不小的骚乱,三位不明来历的人物闯入了镇子。
他们的到来会引起怎样的故事呢?
且听下回分解。
已邀请:

伯言 - 我觉得我可能是个假用户

赞同来自: RakkanGul

围观了整场并不愿透漏姓名的陆先生表示这是我见过的最绝望的一群人

RakkanGul - Long may the sun shine

赞同来自:

我能怎么办
90659265877888032.jpg

 

偷羽然家的馍

赞同来自:

风滚草能怎么办 风滚草也很绝望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