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晋北的冬天一直都是这么肃杀,清冷。寒风顺着墙脚呼号,从没有封紧的窗户缝里钻进去。
   客栈往西去就是晋北走廊,穿过去就是中州,再走就是帝都天启,所以这个客栈里一直很多人,龙蛇混杂。
   屋内暖炉烤的暖洋洋的,屋子八九个人分散在四五个桌子上,小菜温酒,无话不谈。说书先生在屏风后面口若悬河。临近年关,客栈的人似乎少了些。
   二楼的脚步声吸引了几个人的目光。似乎是刚从床上起来,白色的单衣外披着厚厚的大氅,虽然长发束成了男子发髻,但是从眉宇间的神色和单衣下的遮盖不住的线条,还是能看出这是一名女子。淡薄的白衣下起伏的线条让人浮想联翩,吸引了几个人的目光。
    女子走到一楼中间坐下,小二凑了过来,她要了一壶温酒,一叠花生。
    说书先生说完了这段,起身作揖:“至于这郑五六如何南下入唐,梅江怎样沏茶灭三城,咱们且听下回分解。各位打尖的住店的,今日来听老头我说书的,山城又霜雪,年关将近,各位晚上别忘了加个衣裳。”说罢,深鞠一躬,退场了。
    几个人寒暄几句,喊了店小二结账,离开了。女子四下望去,店里还剩六个人。
    门被推开了,推门而入的人拿着一把长刀,粗麻的衣服,进来后环视了一圈,坐到了女子的背后。
    “你们先动手,还是我先?”女子突然开口,却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那几个人出去后,我没听到他们离开的声音。”女子解开了大氅的系带,大氅落下,露出了绑在腰上的细长飞刀。
    大厅里沉寂了一刻,紧接着响起了铁器摩擦的声音。六个人同时拔出了藏着的短刀,半臂长的刀在大厅里反射着火盆的光,看不出是哪里的制式。
    六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形成了对女子的包围圈。但他们刚踏出第一步,两支飞刀就已经飞了出去,最远的两个人捂住喉咙倒了下去,没有发出声音。飞刀割断了声带后也割断了血管和气管,他们发不出声音,只能默默的死去。
    剩下四个人刚反应发生了什么,第三支飞刀已经飞了出去,从右眼斜着刺入,第三个人直接倒地。
    但是剩下三个人没有再迟疑,第三个人还没倒下的时候,最近的一个人已经冲到了女子面前,举刀劈了过去
    女子矮身躲过这一刀,右手食指中指夹着一支飞刀,握拳,打向这人的左肋,直接把刀插了进去,飞刀完全没入肋骨之间。被插中的人感觉像是被烙铁烫到了一样,吃痛弯腰,却被女子左手夹的飞刀顺势割喉。
    女子起身时,最后两人也已经逼到身前。毫不犹豫的,女子将左手的飞刀掷出,正取一人的面门,右手又摸出一支飞刀掷向另一人的脚面。
    第一个人用刀弹开了飞刀,却发现女子已经来到面前,又一支飞刀从额头直插进去。
    第二个人被插中了右脚,吃痛惊慌中想去拔掉脚上的飞刀,但是在他弯腰的时候,女子已经解决了另一个人,鬼魅般来到他面前,右手的飞刀从下巴刺入,刺穿舌头,插入了颅骨。
    女子用了八支飞刀,解决了六个人,她腰上只剩了一支飞刀,但是一把长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上次他们派了三个人,那三个人再也没回来,这次我们派了六个人,还是没成功。如果我没进来,你已经跑了吧。”拿着长刀的男子说。
    女子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毫无波动的声线说到:“六个人,和七个人,没什么区别。”
    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略过,男子拿着长刀的手离开了身体,长刀顺着女子的肩膀掉在了地上。
    接着落地的是男子的头,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从门缝中进来的寒风吹动了大堂里的蜡烛,变换的光线中,男子看到了自己周围的刀丝。
    无头的尸体落地,女子收起了刀丝和尸体上的飞刀,上楼穿好衣服拿上了自己的行李,下来的时候她看见后院躺着的说书先生和店小二。
    出门后她看见了离开的几个人,血已经在雪地里凝固,都是一刀致命,他们还没离开这间客栈二十步。
    女子看了一眼尸体,在风雪中向西走去。

5 个评论

末雪姐姐你好厉害
点赞一个
想起个标题《天罗刺客新年上访记》(¦3ꇤ[▓▓]
“女子解开了大氅的系带,大氅落下,露出了绑在腰上的细长飞刀。”
解开了大氅露出的为啥不是腰臀腿?
末雪

末雪 回复 ricic

奏凯!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