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篇感念朋友的水帖



我睁开了眼睛,然而已经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天安二十一年至天安二十三年的两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战乱应该还未停止。

天安二十三年九月,我双目失明那刻起,应该就算是个废人了吧。曾答应他们的事情也做不到了,期许这乱世平定后共赴天涯把酒迎风的约定也就作废了么,我不甘啊。

我伸出手向头顶上空抓去,抓不到任何东西,然后我攥紧拳头,紧闭眼睛。我心底似有什么怪物在嘶吼、咆哮,和两年前跟他们相遇时的那样,只是那时候远比现在的血液更加沸腾。

铁甲依然在,依然在。

我似乎又看到了什么事情,是未来么,鲜血染就的鹰旗飘扬在九州大地,我们共同的口号同时被万万人高呼:铁甲依然在,依然在!



初来帝都游学,正是稷下学宫梨花盛开的季节,天安二十一年四月。

“你们既已来稷下学宫,自当遵守学宫一切秩序,学宫内严禁私斗为首重。”先生讲道。

“是。”我们诺道。

“早课已罢,各自散了。”先生道。

“心安,心安,待会去山后摘些梨花做些梨花饼子怎么样?”一人扯住我袖口,讲道。

我回身看,白衣华裳纸扇轻摇,是帝都天家的天策公子。

我一笑,说道:“好啊,摘些梨花也正好送到四姑娘那里。”

“其实,你知道现在后山有大热闹可看么。”天策边将我拉离人群边压低声音说道。

“热闹?”我疑惑道。

“你可听说稷宫里那俩金吾卫出身的今日后山赌斗。”天策摇晃纸扇讲道。

“先生刚讲学宫内禁止私斗……”

“怕什么,先生又看不到,快走,看完了,我们去九妄楼去吃酒。”

“又去,这几日已经去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你请……”

“不碍事,今天赌斗就能赚回来了,我压的可是狗子。”

“啊?渣威怕是又是挨顿好揍。”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的人,并不是说她的容貌,而是她那种心之既见的美。后来我从说是龙渊阁出来的萍乡子弟逝去那儿了解到,她可能是魅,这九州天地中的精灵。

“来,喝酒,今天的赌斗当真是痛快,不过二位也不必在意,平手平手。”天策举杯向对面桌案的两人举杯道。

我苦笑,这对面两人,一人自上至下无一处伤淤,另一人鼻青未消脸肿不下,哪来的平手。天策这圆场能力也真是,真是不同一般。

“对对,不打不相识,何况老相识,一杯解仇怨,喝酒。”我也附和道。

“哼,若不是我未尽全力,狗子哪能……”渣威讲着向旁边的人看去,话未讲完声音就低了下去。

“若不服气,这九妄楼里,你我再比一场?”狗子丝毫不让的向渣威讲道。

天策把杯中酒饮尽,急忙劝道:“此处好地好酒怎可来赌斗,待会被四姑娘看见又要笑话你们俩人没什么胸襟了。”

“四姑娘?她大概是一时过不来了,我刚见岑姑娘把她拉走了。”我说道。

“哦?这岑姑娘也是,好好的一姑娘不去找个公子,非要天天来这拉扯个姑娘。”天策疑惑道。

“是啊,听说岑姑娘还要帮狗子找个男媳妇儿,这当真……”渣威并没有讲完,就赶紧端起酒杯跑向一边,生怕

狗子又将他毒打一顿解气,“那今天是看不见四姑娘的舞美了。”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天策喜色道。

“那我先将摘的梨花给四姑娘送去,晚课后还能有香甜梨花饼子吃。”我起身拿着采摘的梨花向楼外走去,刚三两步便停住了,我听到了琴声。我回身看,正好望见她,她也望见我。后来我从四姑娘那回来,天策他们已经散场,九妄楼里常做客的明公子告诉我,她叫濯缨。



我时常在想什么人能够侠义潇洒,该是书中讲的豪杰大侠男儿之身,直到我碰到了四姑娘。

四姑娘是个奇怪的人,养着一只唤作“何以”的鹦鹉,门下还有一只“犊子”,他是商兄弟。听四姑娘讲,商兄
弟是她从路上捡回来的。

我将一袋子梨花交给商兄弟时候,商兄弟正苦闷。

“心安,我跟你讲,我可是浪迹过九州的人,海外的归墟我都去过。”商兄弟讲道,“可是四姑娘她不相信,非

要我带她再去我曾经去过的地方。”

“归墟么,你去过?你怎么回来的,又或是看到了什么?我也想去。”我答道。

“你也不可理喻,得得得,我还是去伺候我的‘何以’小祖宗。”商兄弟接过梨花一边说道一边带我去见四姑娘。

“我听商兄弟说,你想去归墟?”我问道。

“也不是,只是觉得待的烦闷,总想出去走走。下唐晋北都已去过,海外都出去两趟了,不知道还能去哪了?”四姑娘说道。

“那你打算在帝都待多长时间?”我问道。

“不知道,你呢?”四姑娘问我。

“两三年吧。”我想了下说道。

这时商兄弟凑上来讲道,“两三年?两三年战事还没打完就会老家结婚了?”

“战事?”

“没出去过的书呆子,战火的火种已经早已被人种下,算时间也快了。”

尾声

天安二十二年,当兵变消息传至帝都,学宫已变整个九州战事的中帐。

而九妄楼,一年光景里,黑衣辰月教徒星辰到来,武士万磊和葫芦拿出那枚刻着鹰徽的指环,一个小团体便成了,九妄会。

这些注定要在接下来的乱世洪流发出咆哮的人们,那一刻似乎都聆听到命运的召唤。

铁甲依然在,依然在。

有些相逢就像是命中注定,而命运这种东西在那个如夏花灿烂的天安二十一年,我还是不相信的。

3 个评论

天策!天策!尽诛宵小天策义!这里是剑三手残军娘一只!
军娘约吗!
电五梦江南,约约约!不过我真的是手残呀!别嫌弃!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