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颈红

学者们一直以为四足兽绝对不会飞。“双足者,鸟也,展翅而翔;四足,兽也。”,他们说。
直到一天,探险家疾风乐牵着他的猎物走进人族的宫殿。
那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三丈高的宫殿大门,它差一点就碰到了门梁。众臣面对皇帝,背门站着,只是忽然发现宫殿里暗了下来,回过头,才看到那个家伙的小腿比宫殿的汉白玉柱子还要粗。皲裂的皮肤上,密密麻麻地盖满手掌那么大的鳞片。
皇帝半躺在龙椅上,眯起眼睛,盯着这家伙不成比例的小脑袋,问疾风乐:“这是哪儿来的怪物?”
“启禀陛下。微臣自帕帕尔河口登陆雷州,原只想探究当地的琪花异草,寻觅一两味东陆难得的良药。谁知顺流而上时,在河滩上发现奇异的巨大脚印。微臣斗胆,雇佣当地蛮人随脚印北上,花费三年,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云州大沙漠里发现了此雕的巢穴。随微臣搜寻的蛮人十中有七丧命于沙海。然而此雕性情凶猛,又力大无穷,无法捕获。微臣又千里迢迢返回雷州,与蛮人共搭九丈巨网,共赴龙潭。十中之二的佣兵又在与猛兽的对博中被咬死、抓死。微臣与蛮人三次狙击,才捉到此幼雕。”
“胡说!”臣立朝下的众人中,一个白须老人道:“四足非雕,此乃幼儒皆知的事。庞然巨兽有四只脚,又这么重,怎么可能飞得起来!欺世盗名之徒,妄想欺瞒陛下。”
疾风乐的脸上现出难色。他早知道那些只知道掉书袋子的老顽固,怎么也不能就此屈服。那边厢白须老人还要再开口,他徐徐跪下,一边拉动了手里缰绳上的机关。
“欤……”那巨兽发出了一个低沉而深远的声音,庞大的双翅伸展开来,从众臣头上划过,几乎撞到宫殿侧面的高窗,又收拢起来。
白须老人受了惊吓,啪一声跌落在地上。
宫殿里一时静得可怕。
皇帝倒是没有被吓倒,他只是眯着眼睛看。那个庞大的家伙似乎是明白了这个半躺着的瘦弱男子手中握着他的命运,他紫色的眼睛(比皇帝头顶匾额上的大字大不了多少)与皇帝对视片刻,又安然合上。
“这东西,叫什么名字。”皇帝问。
“启禀陛下,书中本无此兽。微臣斗胆,求陛下赐名。”疾风乐仍然跪着,只是也抬头看着皇帝。
皇帝的眼睛眯得更细了。他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
“陛下……”他身边的太监偷偷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无论如何说点什么。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此雕腿如柱,颈为红色,又善斗。今赐名‘斗颈红’。众卿以为如何?”
“好!陛下文采斐然,真乃当朝之福!”朝中异口同声地传来称道之声。
“且慢!”朝下那个白须老人站起来,又发出抗议。他看到斗颈红身体沉重,心中抱着侥幸:“此兽不过有翅而已。似家禽者,有翅未必能飞。若不能飞,仍当治疾风乐欺瞒之罪!”
跪着的探险家轻叹了一口气:“到底是躲不过去。”
半个时辰以后,皇帝坐在停放在宫殿前的圣辇里,看到那只大鸟扑打着翅膀,缓缓离开地面。满朝文物交口赞叹。
斗颈红绕着宫殿飞了三圈,对疾风乐低吟了三声,便朝着西方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据途径的地方志报,大鸟只用了三天就横穿过东陆,消失在滁潦海上方。
从此以后,书里有了四足的鸟。可人们再也没有见过斗颈红。

2 个评论

我好奇一下?既然有翅膀了,为什么还需要四条腿? 举个例子,不管是鸟类还是兽类,如果会飞的话,腿的作用只剩下支撑、平衡和抓捕。 你这个设定里面,前腿和后腿分别是用来干嘛的?奔跑?攀爬?
还有翅膀的设定是覆毛,还是覆羽?从哪个地方长出来的?这个设定动物,跟西方的龙有点像阿,你自己写的就是龙潭,那他跟龙最大的区别是啥?除了脖子的颜色
我就觉得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当反派衬托主角并被打脸挺可怜的……白须老人真是辛苦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