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卷 II 他们听不见的声音(一)【连载】

骑鼠的鼻子都很灵,白耳朵也不例外。
当它闻见房间里飘来万花菇烧块茎的味道时,立刻发觉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主人丢下它自己吃好吃的去了!
老伙计气急败坏的“吱吱”声轻而易举地穿透了阿络卡家的双层粉晶窗,这让鼠语者有点尴尬。
“阿络卡,请原谅,在战场的时候,我都是跟白耳朵一起吃的……”他放下汤匙,笨拙地解释着,“都习惯了。”
鼠语者划着轮椅去往厨房,望着他的背影,阿络卡惋惜地摇了摇头。
这个小家伙生错了时代。
如果他早生了十年,在人类和羽族的复合甲技术成熟之前,他和他的鼠骑兵会是传奇。
如果他晚生了十年,错过这场以冲动开始,以愚蠢结束的荒谬战争,他活跃在骑鼠和军用科技上的才华,或许会令他成为体育明星,也可能会让他成为苏行……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在这个骑兵没落的时代,他只是个稀里糊涂在战场上混丢了半块脊椎骨的伤残老兵。即使被大家叫做“最后的骑兵英雄”,可怜中附带的尊敬意味究竟有几分呢?

“你这家伙!”鼠语者狠狠地把锅举起来,想要搡在桌上表达一下对骑鼠的不满,却突然想起这是阿络卡的财产,只好讪讪地轻轻放下。
白耳朵一头扎进锅里,两只带着弹孔的白耳朵开心地趴到脑后,断了半截的大尾巴也飘飘然甩来甩去。
见它吃的忘乎所以,鼠语者也高兴起来。
怎么可能真的生它的气呢。最后一战,它咬着皮带把自己拖回大本营之后,军医在他身上取出了八块弹片,却在白耳朵身上取出了四十块。
摸了摸白耳朵身上长不出绒毛的旧伤口,鼠语者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白耳朵,瞧瞧你这身烂皮,哪还会有漂亮的骑鼠喜欢你的?本来我还想请阿络卡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的,你说现在可怎么办?”
白耳朵嘴上没停,只把头稍微抬了抬,大眼睛从锅沿上睨了鼠语者一下,意思再清楚不过:“接着编,我信你才有鬼。”
“好,好,我承认,是我自己想要女朋友行了吧!是我拿你当借口行了吧!”鼠语者恼羞成怒,“可是我也很绝望啊,你秃了我残了,现在咱们哥俩都变成滞销货了,总不能还去做那种有小姑娘从天而降对你一见钟情的白日梦吧!”
白耳朵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停了,室内的气氛有点尴尬。
而就在这时,敲门声如救星般及时到来。
门外站着个潇洒而秀气的河络女孩儿。
“我是阿络卡派来送资料的的,你可以叫我‘搬书人’。”她露齿一笑,看得鼠语者眼睛发直。
搬书人从白耳朵口下夺回阿络卡的锅,飘然离去之后,全程目瞪口呆的鼠语者才忽然回过神来。
“白耳朵,你说那个女孩儿,她是不是爱上我了?”

白耳朵知道鼠语者平时就喜欢看书,可是今天他秉烛夜读的样子有点恶心。
不需要动脑,即使用它的断尾巴都能想明白这货一边读一边傻笑的样子肯定和先前的“搬书人”有关。
可是,看着看着,这家伙脸上的猥琐竟一点点消失了,这让白耳朵也起了研究兴趣。
难道说河络的书籍能够治愈发情?
白耳朵的大脑袋鬼鬼祟祟凑过去,没发现什么它能看懂的东西,便败兴地喷了喷鼻息趴回床边睡觉去了,全然没有发现,此刻的鼠语者眼中有一种异样的神采渐渐明亮。
“算盘沃德?”他喃喃地自语道。

6 个评论

厉害了连载。。。。是打算每年高考更一篇吗【不是
说起来我早就想这么做了,用作文把阅卷老师的胃口吊起来,然后在最后时刻pia的一下丢出大杀器“未完待续”……
这是何等紧张刺激不讲理且天马行空恣肆狂野(简称“何野”)的做法捏。
不过当然,就因为它太过于“何野”了,在人类世界的高考中,我没敢这么干,憾甚啊憾甚~
他又没说不许连载。反正……我至少没写诗歌【斜眼无辜状】
因为一不留神写长了,所以这两天可能陆陆续续放出。
不过本来就没想着拿什么奖品,纯粹是凑热闹。安啦安啦
hhhhhh看到几篇好非常放飞的……
没事 阅读理解还能节选呢 不要方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