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十椹】天启卷I|我们的普通

“有没有想过,科举失败你们能做什么?”先生站在讲台上,手中挥舞的是这一次临时测试的得分表,“你们简直是在胡闹,这样下去你们未来的乡试预选可能都没有办法通过!不要拿前途开玩笑……”
虽然目光是看着先生的,可是走神这种东西就是在你以为你认真的时候才能触发的特别事件,我就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拿到小红花以及第二位语文先生,还有那个老油条举着旗帜最后插上了算术第一的堡垒,有很多人很多事就在那一瞬间从脑海里窜过去,然后有一只手穿过记忆,居高临下的向我伸出,清脆的声线:程子因,老师叫我来拉你上台。——就像是磁石的两端,我明明知道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可是我触碰到的永远只能是你身后的痕迹,以及不存在的磁感线。“祝柳绵,最近好吗?”我慢慢在纸上写下一个名字,然后想了想终于觉得这是不妥且不内涵的,又几道黑线将它从视线里划走,继续看着先生发呆。
先生其实是个挺好的老师,偏偏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届会来教我们这个三流班。在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后我们都知道了他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明明很在意我们的成长,却总要装着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来面对我们。对此我曾这样和同坐的钟云同学说过:傲娇,怕动了情,最后看见我们这些成绩不怎么样但是人还是好的孩子摔倒在地上他会哭泣,所以一开始就不关心会好得多,这样的老师其实挺不错的对吧?钟云同学说:“我怎么感觉程子因你每次说话都像是失恋者上台致词啊……而且每次还是被同一个女孩子伤了的样子?
最后这课还是什么都没有上,我们在私塾里与先生一同回忆了他传奇的前半生,二十为举人,却因为喝酒误事最终失去了判官的职位。第一次试教为漂亮的女学生解惑紧张的满口生津,有个在天启混得风生水起的朋友,有个既是同行又是恋人的妻子。
尽管我还记得上次说教中,先生说同行只适合当朋友不适合当恋人。
嗯,先生,以后要是我在书院门口卖豆浆,光顾给你五折!有个女孩子在先生走出门口的时候这样说道。老师那高大的背影突然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只是很生气的说道:“如果可以,以后不要让我在门口见到你,我会生气。”
……
书院外的青砖长墙还有着夕阳的余温,我边走边用指腹摩挲着,歪斜断续的线条,仿佛我没有过好的人生。
不过又是一天而已。

1 个评论

兄弟为了全员发稿写到四点,感动ing现在估计还在睡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