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淮若】江苏卷|解语

“语言构筑了世间的一切。”
鸿祯的师父曾这么说过,但鸿祯从来没理解清楚过这句话,他只记得师父在他面前说出这句话之后就随风消散在了梦泽坡的无际翠滔中。那时的他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秘术大师了,但当师父消散的时候他什么星力波动都没有感觉到,仿佛留下这话的时候师父已然与他不在同一个世界上了。
苦苦参悟了二十年也没有摸透师父话语意思的鸿祯又回到了梦泽坡上,回想着二十年前的那个清晨。现在的他已经是九州大陆上无人可敌的秘术大师了,人人都崇敬他仰慕他,称他为古往今来第一秘术师。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就算是如今难寻敌手的自己,在曾经看似弱不禁风的师父面前,也与这漫山遍野的草木无异。
语言…语言…为了理解师父的话二十年来鸿祯学会了全部六族的语言,甚至遍访九州山川河海去寻找流落在外的六族小部落学习他们的语言,但这些举动除了让他获得了一个星辰使者的称号外,一无所获。
肉眼可见的尽头静静地立在远方,面无表情地看着鸿祯一步步向它靠近。这是一件比死亡更让鸿祯绝望的事。
二十年了,现在的他可以坐地称王,可以移山填海,可以自封为神,但却无法触及他师父曾在他面前展现过的境界,昙花一现,又让人神魂颠倒。这对于他这样一个伟大的秘术师是一种信念上的摧残。
鸿祯看着与二十年前无甚变化的星空,听着与二十年前无甚变化的风声,感受着与二十年前无甚变化的草绒,回忆着二十年前师父对他的教诲。师父的秘术很厉害,但他几乎不用,只是一座城一座城地游走,混于市井间如凡夫俗子,以至于世间之人大多不知师父之名。
鸿祯对秘术的掌握越来越纯熟,师父在世间越来越怡然自得,听雨观风,戏雀逗虫。
鸿祯的秘术越是强大,他就越能感受到自己与师父的差距。
但是他找不到缩小的路径。
鸿祯在地上画了一个正圆,又在圆中镶了一个正三角,这是一个最基础的阵法,也是师父交给他的第一个阵法,作用是点火。这个阵法他好久没有画过了,自从师父教他在脑中画出法阵点火后就没手动画过了。鸿祯望着圈中心仿佛随时会被微风拧断的小火苗发呆良久,又用树枝把镇中的三角划分成了三个,收笔的瞬间火苗更大了。这是一个变种阵,这样的变化还有千千万万,一划一变。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像是在写字。
写给谁看的字?
星力在回应,这是写给荒墟的字!
这是构筑世界的语言!
鸿祯越是深思越是停不下手,各种奇幻的变化在阵法上空演算,二十年间所学的语言潜移默化地帮着他破解着这世间最终的谜题。
鸿祯眼中的世界变得清晰起来,视野中曾无视掉的一切都醒了过来,虚无中也充斥着一个世界。
再环顾四周,自觉风吹草动亦是言语,他听到了群山的鼾声,看到了花鸟的颦笑。
他读懂了世界。
曦光初生,他见到了叼着草躺睡在牛背身上的师父。

3 个评论

来啊,打一架
淮若

淮若 回复 折枝

Game is on!
恩,楼上两位其实应该发在一起,就更好打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