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喵岁】九州卷I|时光胶囊

        “秀倾,我听说阿吉妈妈说,阿吉被南诏朝廷招去做了起居令。你怎么就不能和人家学学!一天到晚就知道抱着你那本破书看看看! 看书又不能当饭吃!”
        剃着一头短发的少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满脸的不耐。“阿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这不是什么破书,这是启明真录。是魅族的历史,里面记录着魅族第一批二代子嗣光辉过往。”
        “什么光辉过往,你阿姆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我跟你说。我们那个年代啊,要吃没吃,要穿没穿。哪像你们现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秀倾见阿姆又要唠叨起来,随口应付了几句。就忙不迭的跑下了车。
        “唉!你看你这孩子,话没说完怎么又跑了?!”坐在前排的少妇看着秀倾匆匆忙忙的背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秀倾一路小跑的冲进了学院大门,才一进门。就看见门旁蹲着个身材矮小束着发辫的男孩正在四处张望,于是便走了过去。
        “塔塔,你这头发怎么回事?你没跟你阿姆说吗?咱们是魅,就算凝成了河洛也没必要顺着他们的习俗。”秀倾皱起眉头说道。
        被叫做塔塔的少年撇了撇嘴道,“我也没办法啊,本来我昨天还特意去理发店做了个酷炫的发型。结果今天出门的时候就被阿姆堵在了门口。说我不束辫就不让我出门。我可不想错过今天这个大日子。就只能就范了。”
        秀倾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不屑。“我看你爸妈不光是形体凝成了河洛,就连性格也像那些住在石头里的家伙一样。顽固不化!”
        被秀倾说了自己的家人,塔塔似乎有些不太开心。但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借口,只能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些了,话说今天可是开胶囊的日子。你最想看到谁的亲笔信?!”
        说道了秀倾感兴趣的话题,他顿时将塔塔父母的顽固丢在一旁。一脸兴奋的说道,“当然是北关城主了!我不但能验证启明真录里关于城主的那些谣言,没准还能知道些不为人知的神秘信息!没准靠着这些信息我就能写出一篇真正的历史论文,进入启明藏书院呢!”
        秀倾的话似乎是点燃了塔塔的热情,他满脸期待的说道。“我也希望能拿到北关城主的亲笔信!不如这样吧,假如我们谁真的拿到了,到时候可不能私藏。要一起共享!然后我们一起研究开发,进入藏书院!怎么样?”
        秀倾不假思索的直接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就在这时,学院中央的青铜大钟忽然响了起来。秀倾顿时拉起塔塔的胳膊向着不远处的那扇大门跑去。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恭喜你们顺利完成学业,即将开始人生新的征程,我在这里代表学院的全体教职员工向你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十八年前,我们学院的第一批学子曾在这里。埋下了他们的一封书信。并约定,在十八年后交予新一批的毕业生。这些书信里,记载了他们的对未来,和你们的殷殷期盼。今天,我们将打开时光胶囊,将这些珍贵的书信转交给你们每一位学子。希望能给你们,带来希望,和激励!下面,请每一位学生按照你们的学号,来领取属于你们的这封跨越时间的书信。”
        秀倾有些紧张的捏了捏衣袖,看着不远处那张布满书信的书桌。心中激动不已,他不知道自己能够见证的究竟是怎样的一段过往。但无论如何,作为一名‘历史学家’。他都期盼不已。
        终于,他听见校长念出了自己的学号。秀倾连忙向前跑去。快步冲到了那张桌子前。伸出双手,恭敬的接过了那封看起来依旧崭新的书信。
        他捧着书信,小心翼翼的走回了自己的桌子。然后闭上双眼,双手合十的默默祷告了一番。
        接着,才缓缓的撕开了信封。拿出了那张薄薄的信纸。
        “亲爱的小朋友,你好。
        假如你能够看到我的这封信件,那么我是你的学长,我的名字叫做李竹行。”
        “李竹行?”秀倾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发现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个名字。
        虽然不是北关城主张临榆的信笺这让秀倾稍稍有些失落。但出于对未知的渴求,他还是饶有兴致的继续看了下去。
        “他们让我给未来的你们写一封信,告诉你们我对你们的期望。但说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写些什么。
        因为毕竟,我是这么的普通。我想甚至当你们看见这封信笺的时候,都未必会知道,我究竟是谁。”
        秀倾看着信纸上的文字忍不住挑了挑眉毛自言自语道,“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
        “所以我想,不如我就把我对未来的希望说给你们听一听吧。假如那个时候,我说的这一切都实现了。就请你,陪我一起。开心一下。”
        秀倾微微皱起眉头,他想从这封书信上看到的可不是什么来自旧人对未来的美好幻想。而是那个辉煌灿烂时代中的故事与过往。所以当他读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有些不悦。但出于尊重,他决定,还是继续看下去。
        “我希望书院的图书室里,可以有十条长凳。熬夜自习的时候,抢不到凳子真的很痛苦的!”
        秀倾忍不住撇起了嘴,现在图书室里有四十条,够你躺着自习了。
        “我希望食堂里的大婶不要在我去打饭的时候把我占座的书本扔掉。”
        秀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吐槽道。你难道不会用别的东西占座吗?!
        “我希望女生宿舍可以搬得远一些。不然每天我都会忍不住在楼下多看几眼。这实在太耽误我的时间了!”
        秀倾拼命忍住想把手中信纸团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的冲动,长长的舒了两口气。继续向下看去。
        “我希望在毕业后能有个稳定的工作,让我不至于饿死街头。”
        秀倾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一把将信纸丢到了一边。他本以为这枚时光胶囊里的信笺能给他的论文带来一些头绪,却没想到只是一个来自十八年前书呆子的牢骚。
        这样的反差让他内心愤懑不已。他恨恨的转过头,拿起自己的背包。打算离开这里,等一会塔塔出来和塔塔一起分享一下他的信笺。
        可就在将要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信纸,他看着上面最后的几行小字犹豫了片刻。
        因为他忽然想到,无论如何。写下这封信的人,都曾是自己的学长。而且是和自己学号完全相同的那个学长,这既是命运,也是缘分。
        自己就这样将他的信笺丢在这里未免太过失礼。想到这里,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背包,拿起那张被自己弄的有些褶皱的书信。继续读了起来。
        “我希望,
        学院可以不用再一次关门。”
        “嗯?”秀倾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疑问。他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学院曾经关门过。作为启明星国最大的中央书院,怎么会有关门的时候?疑问驱使着他继续向下看去。
        “我希望,魅族的同胞可以当上真正的官员。而不是角落中的闲职。
        我希望,魅族的薪资可以和其他的种族无异。
        我希望,无论凝聚的形态如何。魅族都可以不受他人的冷眼。
        我希望所有的魅族都可以勇敢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而不用继续依靠隐藏身份来保护自己。
        我希望魅族的国度可以继续存在,而且不断前进!”
        秀倾看着纸面上力量越发沉重,几乎要传统纸张的字体。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无言以对。
        “亲爱的小朋友,我不知道我的未来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你究竟能不能拿到这一封信。更不知道你在拿到这一封信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说了那么多。那么多。可我真正的希望只有一个。
        我希望你,在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可以自豪的说。你是一名魅。”
        不知为何,秀倾忽然觉得自己的嗓子里像是卡住了什么一般。
        他忽然想起了塔塔父母固执的要求他束辫的习惯。他忽然想起了自己阿姆一次次唠叨着自己生活有多么美好的往事。
        他忽然想起了他们,那些所有被自己曾忽略过的。认为太过平凡,太过固执,太过普通的他们。
        都曾是从那个自己眼中闪耀着光芒的年代中一步步走过来的。
        无法理解,无法接受,无法懂得。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
        未曾经历。
        他一遍遍的抚摸着手中的信纸,感受着那一行行墨色的文字。他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历史,不是文字。不是图片。更不是故事。而是一段过往,一段真真实实的生活。”
        除了英雄,在那段岁月里。还有平凡。
        秀倾缓缓的拿起信笺,小心翼翼的将它折叠起来。然后轻轻的放进自己书包中的那个格子里。
        转过身,一步步的向着大门走去。
        “秀倾!等我一下!”披着长发的塔塔一溜烟的向着陈升跑了过来。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他手中紧紧攥着一张信纸凑到了秀倾的身旁,神秘兮兮的对他说道,“秀倾!我真的抽到北关城主的亲笔信了!咱们进藏书院的事情有着落了!”
        然而当他一脸兴奋的说完后,却发现。秀倾的脸上只是挂着缕淡淡的笑意。
        “谢谢你,塔塔。但是我现在不需要了。”
        “什么?你不需要了是什么意思?”塔塔一脸疑惑的问道。
        秀倾依旧微笑着,可眼神却已经望向了不远处微微开启着的大门。
        “我发现了真正的宝藏。比北关城主秘闻还要珍贵的宝藏。”
        “那是什么?”
        “是,一个时代。”

4 个评论

给李竹行打call!(划掉)
!!!居然是815的吗!打call!!!
不好意思看走眼了......评论怎么删orz早上起来看见阳鱼的文档就兴奋地来屠版了,就这篇还没看
恩,认真看完了,小鸡还是一样的温柔呢(什么鬼评语)。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