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兽志·寄鹊

饶其青吃着东西白了一眼师少卿,心说这是因为谁你心里没数么,嘴上却含含糊糊的抱怨道:“京兆府如今百废待兴,很多东西都要核计,这里大部分都是陈年的老公文,再就是晋北战事愈发惨烈,晋国节节败退,涌进中州的难民可不在少数,马上就要入冬了,这几日偷抢之类的案子多了不知多少。”
“这和入冬有什么关系?”师少卿好奇道。
“你知道每年冬天瀚洲要冻死多少寄鹊么。”饶其瞥了一眼师少卿。

师少卿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寄鹊是瀚洲一种独居的鸟,这种鸟体型不大,毛发厚重细密但是翅膀略小无法长距离飞行,所以不能迁徙。又从来不自己建巢,所以只能在每年入冬之前寻找适合藏身的树洞或者其他鸟类残留下来的巢。
更离奇的是这种鸟儿,为了抵抗寒冬,在冬天的时候会违背自己往日独居的习性,经常数只甚至数十只挤在一起取暖,不过即使这样大部分寄鹊依旧挺不过瀚洲的严冬。
所以府里的人都管天启城中的无处可去的乞儿或小偷扒手叫“鹊儿”,仔细想想他们和这些寄鹊委实也没什么分别,每年入冬之前就会开始活跃起来,准备过冬的食物,彼此抱团取暖,或者被抓住在监牢里找到一席之地,勉强躲过寒冬。
而落单的就会被埋葬在风雪里。

“这么说来的话,是要纵容一些么?”师少卿摸了摸鼻梁说道:“毕竟他们也是要活命的。”
“不。”饶其青看向师少卿,神情忽然严肃起来,“唯独这个时候不能有一丝放纵。”
饶其青敲了敲桌子:“你真以为那点小偷小摸能让他们活过这个冬天么,牢房纵有千般不好,可总算还有牢饭给他们吃,有屋顶能遮挡风雪。这就是寄鹊的树洞,一间间牢房挤满,自然就暖了,不然他们要怎么度过这场寒冬,杀人放火的勾当才有可能。”
“还有,能偷能抢的大都是些青壮的男人,如果不抓走他们,等雪真正落下来,朝廷、官员和富商们放粮救济的时候,那些老幼妇孺又如何抢的过他们。”
“你别看府里的人平日里虽然一个比一个怠惰,可每年霜降之后,他们比那些鹊儿还要着急。”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