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同庆

一.
      孙小贞找到陆柏远的时候,他正靠在窗边的立柱上嗑瓜子,年节近了,来楼里吃饭的客人越来越多,这会虽还没到饭点,但是楼里的空位也不多了。陆柏远靠在柱子上看着窗户外面,像是发呆的样子,却也没有多碍事,偶尔还能腾出手帮小二送两样菜,倒不讨人嫌。
      孙小贞凑过去站在旁边顺着陆柏远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匆忙的人流。“看哪家的姑娘呢?这么专注。”她倒也不客气,伸手从陆柏远的手里掏了几颗瓜子跟着嗑起来。陆柏远连头都没回,攥着瓜子的手伸过来示意多抓点,另一只手指着窗外,“对街的茶摊,看到没,坐顶左边的那个人。”孙小贞躲着送菜的小二,踮着脚看了好几眼,才在人群里看到他指的人,书生模样,穿一件淡青色的长袍,捧着本书。“这人咋了?看起来就是个一般的读书郎啊,欠你钱?”
      “去去去,你嘴里就没两句好话。”陆柏远一个白眼翻过去,“那书生喜欢茶摊家的女儿。”“呀,你咋知道的!”“那个书生这几天一直在这茶摊上喝茶,一坐就是老半天。从不跟摊主点茶,专挑摊主忙的时候和他的女儿说话。”两个人靠着柱子,一边嗑瓜子一边指指点点,看戏一样,路过的小二看了好几眼,最后还是忍住了没过来。
      “就这?万一是巧合呢?”
      “不可能,因为那书生点的茶是茶摊上最便宜最苦的茶。”陆柏远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孙小贞看看窗外又看看陆柏远,丈二摸不着头脑。陆柏远笑了一会,站直身子拍了拍手,转头看孙小贞。“这都快晌午了,你这苍云驿的大厨不在后堂忙,跑我这来干嘛?”
      被这么一问,孙小贞“呀”的一声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把瓜子往兜里一揣,拉着陆柏远就往后面走。陆柏远没反应过来,被拽了一个趔趄,稳住身子的时候已经快被拉到后堂了。有熟客看到这动静,扯着嗓子喊“哟,孙师傅这是抢媳妇呢”,孙小贞一瞪眼,“下次来往你菜里下泻药!”这当然是玩笑话,苍云驿是云烟镇上最出名的客栈,要是哪天出现客人菜里被下了泻药,这店怕是就开不下去了。只不过被这么一闹,孙小贞倒是收住了力,嘴里不停催“快点,你跟我过来”。
      后堂小门外是个院子,平日用来备菜的,此时却是没人。陆柏远理了理被扯乱的衣襟,说:“说吧,啥事。”
      “你和我们风掌柜很熟对吧?”“是的啊,他最后一根头发还是我拔下来的。”“这几天你在我们这的房费饭钱我们老板一分没找你要吧?”“好像是。”“听说你交游广阔,走遍九州,见多识广?”“那是,小爷我行万里,走四方...哎,不是你到底啥事?”
      “前几天萧掌厨把我叫过去说有个重要的宴席要我来掌勺。”
      “这不是好事吗?你能在苍云驿当厨子还办不了一桌酒菜?”
      “要是普通的宴席那自不在话下。”孙小贞一跺脚,“这桌席是给六皇子办的。”
      “陛下的小儿子,最受宠的那个?”
      “就是他。”孙小贞恶狠狠的点头,“你说这六皇子大过年的不好好待在宫里,跑我们这云烟镇来干啥?看驿路烟尘啊。”“有可能,我听说这六皇子自小深居宫中,从未出过天启。平日做些诗文,都是些向往江湖的。指不定这次就是出来看宛州八景的。”
      陆柏远摸着下巴说道,说完又觉得不对,转头问孙小贞:“给六皇子办酒席有啥问题?我没记错你们楼给不少皇亲国戚办过席啊。”
      “要是普通的席就好了,这六皇子给咱大掌柜戴了顶高帽子。”孙小贞站直身子,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端在腰间,学着六皇子的样子说道:“早有耳闻苍云驿是九州最好的客栈的之一,不仅可以看到宛州八景之一的“驿路烟尘”,更可以一日看遍六族人文,九州特色。我自幼向往九州广大世界,奈何没有机会一一体验,希望今年风掌柜可以圆我一梦。”
孙小贞学的有趣,语气又有三分相像,说到一半陆柏远就笑了起来,等说完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孙小贞听的来气,两只粉拳一通招呼,打的陆柏远直喊饶命。
      “这六皇子定的哪天?”
      “年三十。” 
      “看来当今陛下是准备让贤了啊。”
      “你说啥?”
      “没事没事,继续说。这年夜饭把你难住了?”
      “可不是,什么一日看遍六族人文,九州特色。我这么大也没出过远门啊,哪里能做出这么一桌菜。萧掌厨那个愤青尽喊些“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就是不肯做这桌,到头来害的都是我。”
      “那你就来找我了?这我也没办法啊,我又不是厨子哪里会做菜。”陆柏远一摊手,爱莫能助。
      孙小贞一巴掌把陆柏远摊开的手打下去。“谁要你做菜了,你不是走遍九州行万里了吗?这六族你肯定都见过,各州美景也看了不少吧?你就给我说说这六族都有啥特色菜,然后我啊,根据这些特色菜来做一桌。”
      “这倒是个办法,你这桌席菜市是怎么安排的?”
      “十道菜,四冷六热,九菜一汤。”
      陆柏远在原地想了想,又低声念叨了一会。“嗯,应该没啥问题,我们就在这说?”孙小贞看了看小院,这会正是忙的时候,菜早上都备好了,一时应该不会有人来。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各自找了个马扎,挨着仓库坐着。

二.
      这第一道凉菜,是我在宁州的羽人家里吃到的。宁州的北部几乎都是冰川,那里植物很少,几乎只有夏季能见到些苔藓和草本植物。羽人一般是不吃肉的,这道菜几乎是宁州羽族夏天的必吃菜,做法简单,但是用的料多。
      首先准备漆树的果实,这果实可以取蜡,清理时要注意表面一定要洗净;之后榨油备用,羽族平时用这种油点灯,所以注意油不可多取,不然会有烟味。然后取槭树的果实,去皮后切丝,这果子甜脆多汁,也可生吃,做菜的话得先过水洗净汁液。第三样菜是槐树的根,羽族那边有时会用来做药,熟食会有股香气,用热的漆树果油淋上拌匀就可以用了。之后是爬地菊,宁州北部常见的花,一年四季都会开,我们要的是叶子,它的黄花你可以留着用来做装饰。玉兰花,经常用来做菜的,这个怎么处理我就不多说了。草丁香,吃起来味道和香菜差不多;烟水芹,茎脆嫩,有独特的香气。最后一种是青蕲,这就是宁州冰川的苔藓,其实和宛州的野菜没啥区别,这八种就是这道凉菜需要的材料。切丝淋上热油搅拌后,清淡可口,因为有玉兰花和槐树根,还有益脑安神的效用。
      第二道菜是在瀚州的青茸原上吃到的,青茸原是瀚州最宁静最肥沃的草原,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地方,瀚州人民的日子还是很清苦。这道凉菜,是瀚州人民独有的,用的是瀚州草原上的阿遥草根和鼠针草茎。做法简单,把两种材料洗净拌出来就可以吃了,但是做出来味道好,红色的阿遥草根和白色的鼠针草茎拌在一起,让瀚州的汉子们想起了传说中阿遥姑娘红色的裙摆。
      第三道菜是宛州河络的下酒菜,你应该知道,不过苍云驿的菜单上没有这道菜,毕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东西。取赤霞菇和蝶不舞两种菌菇,洗净开水烫过后,淋上香油,配以花生碎和胡椒粉,搅拌均匀即可。蝶不舞被开水烫过后,本来就有的酒香会更浓郁,不仅闻着生津,和胡椒花生碎配在一起吃起来更是停不下来。
      最后一道凉菜,来自殇州夸父的饭桌。孜仙草拌豆芽,夸父喜欢在上面盖上一层蒜泥,配合孜仙草下肚,会让人觉得一股热流从腹中冲起。不过记住,孜仙草有药用,多给血气不旺的人食用,一般人不可多食。
      这四道凉菜,来自四个地方,食材各异,分别代表了春夏秋冬。我给他们分别取了名字,叫做叶染青、一萼红、山中古、雪浓情。都是适合下酒的好菜。
      接下来这道菜来自市井,平常人家经常吃,你们苍云驿菜单上也有——落花溪。月兰、天樱炒虾仁,适当加些三月青绒更有一番风味,你可以多多尝试。除了这道菜,其他几样菜你们苍云驿的菜单上可就没有了。这第二道热菜也是来自宁州羽族,用的食材是文芹、猪拱菌、苦幸、香麻。先将苦幸去皮洗净,切成滚刀块,记住大小要一致,用料酒泡起来去除土腥气,再将香麻切末,文芹切段,猪拱菌切块用热水泡起来。少许油,可以用之前说到的漆树果油,烧热后,炒熟香麻,炒出香气即可,倒入文芹,苦幸,调味料你看着办,这我不熟;翻炒的时候猪拱菌捞出来沥水,最后倒入,再加入少许油,继续翻炒到出锅即可。这道菜是羽族六岁儿童的“成年菜”,寓意着脱离大地的束缚,如果六岁那年凝羽失败,以后的每年都要吃这道菜,直到凝羽飞行为止。羽人管这道菜叫做风之缕。
      第三道菜来自河络,叫做锁河山。这道菜是地火节上的祭祀菜。用的是河络地下城中独有的丹芑做主料,这丹芑你们楼仓库里就有。丹芑这种植物听闻自种下开始就要用玉膏灌溉,成株形如杨树,株上有红纹,汁液如血,一株一年只结一果,结过五个果子后就不再结果了。河络的祭祀们会把丹芑晒干磨成粉用于锻造神兵。说回锁河山这道菜,在地火节当天清晨,祭祀采下一枚丹芑,交于厨师。厨师在丹芑底端开个洞,用特殊的工具将丹芑内部掏空,塞入香猪肉糜、羊桃块、杜衡茎和一些山菌,用香料封口,放入笼中蒸熟。蒸熟后的这道锁山河会供奉给盘瓠真神一天一夜,之后会由祭祀切开赏给族中技术最一流的匠师。
      接下来这一道菜叫铁浮屠,是用烈鬃熊的肋排制成。烧烤或红烧皆可,我个人更喜欢红烧。先将肋排放入锅中过水去除血水备用,再炒制香麻、薰草、花椒,炒出香味后倒入少许料酒、酱油,掺上烟果末,加入草丁香、文芹;稍稍炒制后把肋排倒进去大火煸炒到金黄微焦,然后加清水烧滚开转用小火炖;炖到收水肉软,把锅里的配料去除就可以装盘了。做这道菜肋排不能剁开,最好是可以手持的大小,上桌后用手抓着啃,方能体会原汁原味。
      最后一道热菜是鲛人的水龙吟,听着好听其实就是一道清蒸关鲭鱼,这种烧鱼法你肯定熟练,自己尝试着来吧。不过这道菜一定得用关鲭鱼,相传这鱼是圣的伴生鱼类,银鳞红嘴,身体上有苍色斑纹,鳍大如鸟翅。以前这鱼只在浩瀚海中才有,近年似乎有人专门饲养,白水城内就可以买到,只有用这种鱼这菜才能代表鲛人。
      接下来就是你这桌菜的最后一道,汤。这汤倒没有什么来头,是一个皇极经天派的星象学家教给我的,样式很适合你这桌席。银耳莲子熬羹,熬制好后打入鸡蛋搅拌成丝。羹冷却后加入事先制好的肉丸,肉丸需放入十二枚,不可多不可少,这十二枚肉丸样式不一,一枚透光,一枚黑色,一枚双丸灰白灰黑,一枚双丸灰黑灰白,一枚红色,一枚蓝色,一枚白色,一枚土黄,一枚青色,一枚橙色,一枚湖绿色四丸成三角锥形排列,一枚紫红色三丸三角排列。十二枚肉丸有深有浅位置分散嵌入羹中,撒入少许梅干碎即可。这道菜那位星象学家教给我的时候并没有名字,我时常回忆与他的相遇,最后自己给这道汤取了个名字,叫做星命如玄。
三.
      “好了,你让我根据六族特色给你说的菜式就是这些了。”陆柏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孙小贞还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抬起头来问,“这菜是不是简陋了点,我怎么感觉和家宴没啥区别?”
      “你傻啊,你要和宫里的御宴比丰盛精美?那六皇子我估计都吃腻了。你就按这个做,每上一道菜就介绍一遍,保准那六皇子喜欢。我还给这桌酒席取了个名字。”
      “啥名字啊?”
      “九州同庆!这九州就在这桌酒席上,那六皇子吃了,保准让他九州不幻想!”

5 个评论

晚上没吃饭,看这些吃好好吃,(¯﹃¯)要是真的有就好了
有趣呢
_(:з」∠)_谢谢
席上美酒就来一桶米酒炖大米粥,名曰一桶酒粥,岂不美哉
这想法简直棒呆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