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六族设定:大事件-缘边战争(上)

在暗月纪大灾变来临之前,东陆中澜边境一场人羽之间一场漫长的战争延续了上百年,史称“缘边战争”。

相较于之前的纪元,暗月纪在地理上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澜州擎梁半岛向海面伸长,宁州向北退缩,原本的霍苓海峡两侧碎裂成许多的岛屿,宁州和澜州之间的潍海变得更为宽阔。相较以往而言更加严重的地理隔绝、地理条件差异和生活习惯的不同,使得宁州和澜州的羽族之间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分化。甚至在沿海地区和潍海诸岛之上,还产生了跟以往都不同的更加偏向航海文明的羽族城邦。最终导致元极道的分化和澜州羽族的独立。

另一边,东陆人族的社会水平也有所提高,无论是海路还是陆路的商业贸易也有了显著的提高,跟异族的交易也越来越多,各族之间交流频繁。加之瀚州蛮可汗国被羁縻制卷入东陆政治之后,数十万的蛮人进入东陆,引发了各式各样的冲突。间接促进了澜州羽族的独立并最终引发东陆蛮人的起义和新蛮的建立。

而这一切,都跟称为“缘边战争”的百年人羽之战不无关系。下面我们就来根据历史顺序简单介绍一下这场战争。


历史纷争
澜州本是羽族的发源地,但在之后到暗月纪的几千年时间里,人羽二族一直在这片土地上来回争夺。在许多年代里,羽族以擎梁山为屏障,居守在澜州东北角的擎梁半岛上,而擎梁山以东的大片土地则被人族所占据。

暗月纪初期,崑朝还未建立,东陆人族各国纷争不断,北陆蛮可汗国蠢蠢欲动。此时羽族在擎梁山主峰沙刻陡修建了全九州最高的一座城池,沙刻陡城,后来也被称为“飞城”。以此城为据点,加之暗月羽族飞翔能力的提高,羽族战士能够在非起飞日从沙刻陡城向西滑翔数百里,进行空中支援或打击。

因此澜州境内的在“飞城”打击范围之内的后燕、北隶等几个小国迅速灭亡。羽族再次将夜北以南的澜州土地纳入囊中,后世称之为“夜北归羽”。羽族还试图越过锁河山像晋国进攻,但最终在晋国都城的攻城战中败北,退回锁河山以东。晋国国都还因此改称为“铩羽城”。

羽族停止征战,退回澜州之后,重新在这些已经几乎完全人族化的城池里栽种年木,在城市外围播种森林,在原本的人族城市“之上”另外搭建起属于自己的“树上城市”。羽族还带来了许多的无翼民,他们和依然在城里的少量人族一起渐渐地恢复了已被战火摧残的城市。

随后崑朝的建立,皇帝依然在名义上宣布澜州为崑朝领土,但允许羽族在其上居住和统治,东陆再次恢复和平。两族之间商贸往来也越来越多,文化技术等交流也越来越频繁。随着无翼民数量的逐渐增多以及受人族文化的不断影响,预组内部出现了传统宗教元极道的改革思潮,后市称之为“正道复兴”。该思潮自锁河山边境逐渐向东传遍澜州,再向北传入宁州,具体内容和过程在此不表。在此过程之中以神木园对改革派在厌火处以的一场火刑为高潮,史称“厌火审判”。


蛮人劫掠
崑朝建立之后,接受了羁縻制的蛮可汗国将大量的蛮人旧部按崑朝的羁縻令派遣到东陆边境屯垦、放牧、驻守,尤其以锁河山地区为多。崑朝的这一意图不可谓不明显,一来是借此削弱蛮人在瀚州的兵力,二来也是为崑朝下一步向澜州的扩张做准备。

不过崑朝的算盘虽然打得好,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没有那么顺利。原本应该顺势借蛮人部队开始大举进攻澜州的崑朝内部却出现了问题,朝内各势力斗争激烈,各诸侯国也都心怀不轨。崑朝由此忙于处理朝内问题,暂缓了对澜州的扩张计划,也基本顾不了派遣去边境的各个蛮人部队了。

于是这些蛮人部队相当于被崑朝给放养了,虽然无法回到瀚州大草原去,但在各自规定的区域内却相当的无拘无束。释放了天性的蛮人开始不满足于崑朝安排的活计,起初只是对过境的商队征收一定的税款或者找理由没收一些货物,之后渐渐的演变城对商队明目张胆的劫掠,直至最后开始劫掠和侵占。羽族称之为“蛮乱”。

锁河山边境的羽族城邦苦不堪言,虽然依靠城邦自己的兵力大多数时候能够成功的击退蛮人,但城镇的发展却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因此纷纷上书齐格林希望羽皇于崑朝皇帝交涉,或是派兵支援。但宁州羽族包括皇室都被元级道神木园所掌控,出于各方面的原因(尤其是宗教分歧)而对此不理不睬。

在蛮乱开始之后的第二十一年,一年之内接连五座羽族城邦被蛮人攻破,震惊羽族,史称“五城连破”。


澜羽独立
蛮乱开始初期,虽然许多澜州边境城邦都受到了蛮人的骚扰,但依然有很多城邦在与崑朝通商,晋北走廊依旧商旅不断。各城邦也基本守着自家门前雪,看着他人瓦上霜,大都不愿意主动出兵,害怕断了与崑朝之间的商路。

但在五城连破之后,边境各城城主也感到唇亡齿寒的不妙,终于联合起来并在两年之后争取到了沙刻陡城的支持,对蛮人进行反扑。有了飞城的空袭支援,大部分被蛮人侵占的城邦很快就被夺回,仅有几座小城镇和晋北走廊东部的几座城邦还在蛮人的掌控中。

晋北走廊是飞城空袭支援的极限,空袭效果不高,再加地势开阔便于蛮人骑兵的奔袭,同时晋北走廊土地肥沃粮草丰足,羽族军队多次进攻无果。

于是羽族边境城邦想办法获取了几乎全澜州羽族城主的支持,在五城连破之后的第六年,集结了五万士兵,在晋北走廊展开了“第一次走廊战役”。这场历时数月的战役以羽族联合军的获胜告终。又经过两年,羽族澜州失地被全数夺回。

之后不久,澜州羽族宣布脱离羽皇的控制,成立澜州羽族联合省,以沙刻陡城为第三新齐格林,改革派自成一教,称南正道,授予沙刻陡城城主羽皇之位。

一般羽族的史学家从对蛮乱的反扑作为缘边战争的开始,但人族史学家更倾向于将沙刻陡城建立之后羽族占据澜州的战争开始计算。但无论如何,这些都只不过是这场百年战争的开端,真正残酷而惨烈的战争还未到来。


课后练习:
1. 熟读全文。
2. 沙刻陡城又被称为“飞城”,也可以称为“第三新齐格林”,试分析其原因。
3. 试分析羁縻制对崑朝各诸侯国的影响。
4. 试分析晋北走廊居民(人、羽)在“第一次走廊战役”时期的生活状态。


思考题:
1. 澜州自古以来的归属于谁?


预告:
《暗月六族设定:宗教-长门教》
《暗月六族设定:人族-崑朝-四大诸侯国-梁》      
《暗月六族设定:羽族-一羽二国三海》

13 个评论

1.错别字挺多
2.为什么暗羽的飞翔能力会提高啊
3.什么时候放出暗月中澜地理图
无图无真相!
这就是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和美国独立战争是吧?
哈哈。
跟贲朝历史有点相似的地方
——我是做习题的萌新——
第2题、
不得不说“第三新齐格林”是文章中很吸引人的一个点,除了让我想起第三新东京市外,还隐藏了一个问题——如果宁州的齐格林是第一齐格林,那么第二齐格林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呢?
若按历史源流看,昔年澜州全境属于羽族时,澜州有一个齐格林(贲国年代羽族的王都,后毁于战火),后来北迁宁州后新建了一个(最著名的一个),再算上沙刻陡的确是三个了。说“新”,大概是要和贲朝时被毁的齐格林区别?
沙刻陡峰既是擎梁山脉的主峰,又是澜州最高峰,还是公子木的术世系列中一个很有名的战场(不由让人想起莫雨笙老师的XX如X,咳……),若能在上面建城,那么城里的羽族部队就能像滑翔机一样呼啸而出,被叫成飞城名副其实呀。
如果放到现代,沙刻陡就是翼装飞行爱好者的圣地了吧(笑)
顺着想下去,沙刻陡的刑罚还可以是找根绳子绑着罪犯然后丢出去——,死刑大概就是锁死展翅点放到滑翔道里让他自由落体?

第3题、
羁縻制度,没记错的话是个管理外族或者少数族裔的制度。处理得当的话,东陆诸国的文化会出现更多的变数,两族也会有直接的交流,从最直接的灵肉结合到最不直接的见识对方综合水平然后师夷长技以制夷(大雾)都会有。
但处理不当的话就会成为一股内患。历史上层出现过,应该是烟霜十八年后,部分蛮军滞留宁州无法返回翰州,遂成为一个新的部族——说是沙盗更贴切。而今暗月纪的蛮乱,比起沙陀部应该比较温和,然而宁州戈壁人烟稀少,沙陀部想搞大新闻也没处搞;东陆人口密集,蛮军随便搞搞就足够东陆人和澜羽头疼了吧?
如果崑人刻意诱导,把蛮军溜到羽族的领地搞事情,那在崑人的立场,这锅可以甩给蛮子,这捣乱全是羽族头疼,到时候羽族要是求助崑朝还能(正直商人脸)友好交流一番,似乎……很划算嘛。

第4题、
中州和澜州之间的商路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出于军事考虑,羽军与蛮军打到商旅不通是完全有可能的。退一步说,即使还有商队来往,也绝对比不上蛮乱时期,兴许蛮军为了补给还会变本加厉地欺压商旅。

思考题:
澜州自古属于羽族。晁朝时澜州也是羽族自治,然后名义上服从晁帝。
到贲朝时,贲帝眼馋澜州大好河山,和羽族打了好几轮大战,这些大战统称澜州战争。澜州战争真真你方唱罢我登台,走马山大战贲军惨胜,澜州大部落入人族之手,后来羽族内乱,纹面羽被青羽一锅踹,贲军趁势暴兵流推了一波,羽族只好灰溜溜地去了宁州。再后来澜州人族拥兵自重自立为王,又落入兄弟阋墙的境地,羽族一看“霍可以打”,就又回来抢了一大片土地,再后来——再后来都是坑,例如XX如X。
总之到胤朝的时候,澜州只有擎梁半岛属于羽族,这样的局面维持了好多年,起码也有个一千多年,然后中间有大片空(tian)白(keng),再接着就是暗月纪了。

——我是不想写了草草交卷的分割线——
嗯,对地图产生了兴趣。
根据原文,提取到的变化是这样的:
1.澜州擎梁半岛向海面伸长,宁州向北退缩;
2.原本的霍苓海峡两侧碎裂成许多的岛屿;
3.宁州和澜州之间的潍海变得更为宽阔。

进一步臆测:
1.东陆板块整体上升,北陆板块略有下沉,才导致了擎梁半岛伸长、宁州短了一截的局面;
2.霍苓海峡大概被地震什么的天灾给调戏了……变成破碎群岛了;
3.东陆升得慢北陆沉得快……?
阅读理解做得好用功……
ricic

ricic 回复 白珀

第一齐格林其实是秋叶,宁州的是第二齐格林了讲道理的话
就晋北走廊来说,我记得此地东部相对开阔平坦,西端山地才狭隘崎岖多林才宜作为防守地利。因而在人族相争时大部分地域通常被控制在澜州政权手中,地名中的晋北二字也源于此;但在人羽战争中情况恰好相反,晋北走廊东部地域利于运用骑兵,直到夜北高原才存在地理隔断,因而人族依托西端筑垒地域以骑兵控制晋北走廊大部是应有之义,但难以在晋北走廊中东部保持长期驻军。
在这种双方运动战拉锯的地带,仅有的少量定居居民往往扮演着某一方前哨的角色,居民点小而散。大多依托山林或洞窟建立以便快速撤离,地方政权扁平化甚至常常缺失,贸易依赖规模极小且不稳定的行脚商,并且基本均为易货交易。易种、快熟、抗损毁的薯类作物是少数定居居民的主要粮食来源,饮水大多依靠隐蔽良好的深井和积雨水窖,经济作物则极为罕见,物资储备分散小批量地建立在撤离点中,房屋则多为临时或半永久建筑。由于双方频繁军事机动的需要,路网较为成熟但道路在反复拉锯和破袭中受到严重损坏。
总得来说,生灵涂炭,民生凋敝。
不能修改发言还是麻烦,错字和助词重复就不管了。人族长期经营晋北走廊搞筑垒蚕食的可能性也等以后想起来再说吧。
白珀

白珀 回复 ricic

赞同。在历史源流那段这么说了,但是我忘记秋叶是原齐格林了(囧
史称“夜北归羽”,史称“五城连破”。。。暗月纪的史官好接地气。。。
什么时候可以放出地图
剪刀

剪刀 回复 白珀

说起来要是再加上复辟永恒王朝的设定就好了。算起来应该是第三永恒王朝了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