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同人·息辕劫

   士兵们不安的向后移动,围拢着男人缓步后退,男人轻握着剑,不轻不慢地向前踏步。
    他披着黑色的布甲,孤身站在人群中央,像是只被狼群包裹的狮子,可顾目四盼间毫无畏惧,越来越多的士兵围拢在他的四周,可没人感触碰他的锋芒。男人在古屋前停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面前潮水般的人群,一股看不见的气压住了所有人,那是男人的军威,这里有不少人都曾跟着这位将军上过战场,不动天尊息辕,开国大将军,他们奉命来处死他。
        “你们也配来杀我么?”男人沉声说,眼眸中冷光流淌,“叫姬野来。”
       他身上的威势缓缓攀升,山岳一样矗立在士兵们的心头,在那股雄浑的气势达到顶峰的时候,终于有士兵承受不住,放声咆哮起来,这吼声点燃了所有士兵的勇气,所有人一起怒吼着前进,海潮一般的军队开始流动,吞噬了男人的身影。
      “最后一战。”在被人群吞噬前,男人拔出了手中的剑,把它高举过头顶,眯着眼在阳光下打量,那柄黑色的剑,古老而厚重的剑刃上跳动着白光。
  
  血从他的脸上流下,他在人群中挥舞长剑,咆哮着前赴,睚眦欲裂。
  息辕开始看不清四周了,他的布甲上布满裂缝,头发散乱在空中,他数不清自己挥了多少刀,杀了多少人,也不明白自己是在对谁咆哮。越来越多的士兵冲了上来,他在空中挥剑划出巨大的圆弧,逼退周围的士兵,拄着剑剧烈的喘息。
  到极限了吗,他想,
   不.....没有.....我还有最后的一剑。
  他缓慢的把剑举过头顶,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双手交握住剑柄,以十字的姿态屹立在阳光下,静都上的白光开始凝聚,空气像是被冻结了,风似乎也停止了流动,天地间只剩下他和他的剑,与太阳连成一线。
  士兵们觉得自己无法动弹了,所有人都被那力量压住了,他们看着息辕以及其沉重的姿势站立,表情凝重而庄严。
  静岳之剑!
  “息辕,是我要杀你。”男人的声音飘渺,像是来自很远的地方。
  息辕愣住了,他再熟悉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他们曾一起在南淮夜半举杯高歌,也曾背靠背在人群中杀出血路。他们是朋友,是一起终结这乱世的火种。
  静都上的白光散去了,古剑开始剧烈颤抖,息辕无法再维持那股寂静的威势,风重新开始流动,他低下头,把剑轻轻放了下去。
  士兵们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再次呼吸了,他们畏缩着尝试上前,逼近息辕站立的地方,可那男人却像是失去了行动的力量,枯木一样低垂着头,一动不动。终于,人群蜂拥而上,把息辕掀翻在地上,死命的按住他握剑的手,生怕他仍会再次发动反击。
  在息辕的身后,红袍的男人握着七尺的枪,面无表情,只是那只握枪的手上,缓缓鼓起了青色的筋络。
  息辕低垂着眼眸,士兵们押送着他从男人身旁经过,当两人快要擦肩的时候,他忽的站住,抬起头看向天空,一旁的士兵惊得就要拔剑,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用极低的声音说,
  “别活得太孤独啊…姬野。”
  于是一切的光阴和过往,都随风流去了。
  羽烈王自始至终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很久,他提着枪离去,一旁的侍从只是看见他停留的地方,枪柄在地上留下几寸深的坑洞。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