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之心--第十一章

       上关,中原扼守西域的第一道屏障。海拔三千米的赤龙山和海拔两千五百米的白露雪山屹立在上关两侧。
       赤红色的赤龙山,常年有活火山不定期喷发,山体多为火山岩,远远看去犹如一条红色的长龙卧在大地之上。白露雪山,却常年被冰雪覆盖,受关内大风影响,山上气温极低,普通人在一旦上了山,活不过一个时辰。
       两座天然的屏障,为上关扼守西域咽喉的工作省去了不少麻烦。上关虽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要塞之城,但立在天险之间,加之驻扎着下唐最精锐的铁骑和神机营,让上关成为了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
       整个上关,总人口中超过七成是军人,但其中只有五成是职业军人。另外的士兵都还有自己其他的职业,比如商人、农民、佣人、厨子,只有当发生战事的时候,他们才是士兵。
       虞玥的舅舅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姓岳,上关的人都叫他岳老,家里除了管家和几个贴身的随从是从中原一起跟来的,其他的伙计都是在上关招的。左氏兄弟早已进了上关,安顿在了岳老家中,并告诉岳老午时左右派人去关口接虞莹一行人。
       午时刚过,虞莹一行人到了关口,岳老家的管家王岳早已等在那里。见到虞莹,王管家立马上前,牵住她的马,说道:“大小姐好,老爷把房子都安排好了,通关的文书,小的都办完了,您和几位朋友直接回家休息就可以了。”虞莹从马上下来,对王管家说:“岳老身体还好吧!”
     “托您的福,老爷身子骨还算硬朗。”王管家递上一个水壶。虞莹喝了一口,扔给了西辰。一行人随着王岳前往岳府。
       岳府地处上关北城区,离出关的南门最远,整个房子沿用了下唐的建筑风格,内设几处园林,主人的房子在大宅中心,但岳老并不住在那里,因为岳府的主人一直是虞玥,虞玥死后,岳老并没有住进岳府的主屋。
       所以,虞莹一行到达岳府后,自然就住进了主屋。虞莹住在主人房间,华青、西辰几人住在主屋旁的客房中。
     “没想到你还是一家之主啊!”华青看着华丽的内室,问道。
     “这房子,还有这家业,本是虞玥的,虞玥走后,就把家业都给了他舅舅,他舅舅岳老也是一实在人,只说代管家业,说是等少主厌倦了江湖,回来的时候,有个老家人帮着看家,不至于陌生。”虞莹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感慨物是人非。
     “你们先歇着吧,我去见下岳老。”虞莹叹了口气,感叹曾经不愿回到这里的自己又回来了。华青看着虞莹的背影,拿出长笛,无奈地摇摇头,吹起了一首下唐童谣。
       岳老,今年有六十三了,自从虞玥走后,整个家族的家业都由他操持,膝下有三子,老大和老二都是神机营的管营,老三在家专心帮助父亲照顾家业。岳老家教很严,对自己的儿子们,一直严加管教,所以,三个儿子生性善良,深得上关城中百姓的喜欢。
     “岳老,好久不见!”虞莹见到这位慈祥的老人,心里多少的忧愁和苦闷,此时都已烟消云散了。
     “小姐回来了,回来就好!三年前你不愿接手家业,说是要出关,我一直留着主人的房间,等着小姐回来,回来就好!”岳老将茶水递给虞莹,“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虞莹接过茶水说:“也许吧。”
       “小姐,有什么需要老生做的吗?”
       “您老不要这样说,您才是这家真正的主人。”虞莹顿了一下,“虞玥能够放心地把家业交给您,那么这家本应就是您的。我也只是个外姓人,只是在您这打扰几日。”
     “少主走的早啊!”岳老看着远方,“少主在的时候,原本每况日下的家业,最后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要是没有少主,我这个舅舅早已随他父亲一起去了。你虽不是我们本家的,但你始终是少主的姐姐,不是吗?”
       虞莹看着老人安详的笑容,一路上忐忑的心情以及对报仇的那股冲动,立刻平静了下来。
     “你先住下,有什么需要的话,我都会尽力帮你的。”
     “这次回来,我是想找一个人,还请岳老的大儿子帮忙。”虞莹看着岳老说道。
     “崇兴啊,他一早就去了军营,待我叫王岳去军营叫他回来,你有什么事,直接问他。”岳老向门外喊道,“老王啊,老王!”王岳应声,进了门来,“老爷,您有什么事?”
       岳老吩咐了王岳去军营找岳崇兴,然后对虞莹说,“老夫听说前日,关外出了点事,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回来的。”
     “也是,也不是。”虞莹静静地看着茶水,“我也许就不该回来。”
       岳老看出虞莹是在想心事,就没再问下去,“饭我都安排好了,一会你和你的朋友一起来吃吧,让你尝尝家乡的味道。”
       晚上吃完饭,虞莹见到了岳崇兴,一个典型的军人,高高的鼻梁,瘦削的身体,他坚实的臂膀和一双布满老茧的双手,清晰地看出他早已饱经岁月洗礼。
     “大小姐,有什么要问的吗?” 一身赤红色军服穿在岳崇兴的身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
     “叫我虞莹就好了,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是想麻烦你,知道今天一天有多少人入关,你那都有记载吗?”虞莹说道。
     “有的,但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必须回营,去问问城防营的弟兄,让他们帮我查查。你要找什么人吗?” 岳崇兴说。
      “是的。”虞莹看着岳崇兴说,“一个约莫35岁上下的男人,身上有伤,背上或是腰间有把长剑,银色的剑柄上有几个奇怪的纹饰。”
    “我这就回去帮你问问。”说着,岳崇兴转身就向门外走。
    “没事,明天吧。那个人也是今天进的关,我想他肯定要在关内休养两天再回中原的,你还是去陪陪岳老吧。”虞莹拦住了岳崇兴。
     “那好吧。” 岳崇兴看着虞莹,打量了一番说:“三年了,你好像没怎么变化,家父和我们也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你安心的住下来吧,少主虽然不在了,但这个家永远是你的家,你永远都是这里的主人。” 岳崇兴笑着向虞莹行了个礼,往后室走去。
      “看来你们姐弟俩在这个家族很受尊敬啊!”华青倚在门边,说道,“你怎么不着急问他关于冷月的事了,从昨天开始,你就着急知道冷月的行踪,怎么进了关,反而不着急了?”
      “也许是看到岳老,让我安心了许多吧。”虞莹向门外走去。“今晚,就让我们短暂地享受这片刻的安静吧。”
       华青从昏暗的灯光里走出来,站在院子中央,月光打在他的身上,银色的倒影被孤寂的夜风吹得摇摇晃晃。“夜色真美啊!下唐的月亮比大漠的月亮更亮,更让人陶醉啊!”
       虞莹回到房间,躺在熟悉的环境里,熟悉的气味顺着记忆,流进了她的身体里。多年前,当她第一次踏进这个大院,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兴奋、惊讶充斥着她的大脑,阔别多年的弟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从独自一人,无亲无故,开始了姐弟相依,一起走江湖的幸福日子。
       曾经幸福的日子却又是那么短暂,现在空寂的房间里,只有独自一人的虞莹。大家虽然都没有变,还像以前那样称呼她,尊敬她,只是,曾经这个家的少主,已经不在,原本热闹的大院,此时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虞莹伸出手,似乎想凭空抓住什么,又似乎在空气里看到了什么。
       只是,最后她什么都没抓到,什么都没看到。
     “父亲,是我。” 岳崇兴敲开父亲的房门,走了进去,岳老此时坐在灯下,翻看着白天小儿子交给自己的账本,一副黑色的眼镜架在鼻梁上。
     “兴儿,进来吧。”岳老将手中的账本放下,“见过大小姐了?”
     “见过了,父亲。” 岳崇兴回答道。
     “交代的事,办了吗?”岳老问。
     “小姐说明早去办就好了,让我来向您请安。” 岳崇兴站在父亲面前,看着年逾古稀的父亲,还在忙碌家族的家事,心头不禁涌上一丝伤感。
     “最近听从大漠回来的商户说,大漠这两天出了大事,你知道是什么事吗?”岳老摘下眼镜,喝了口桌上的茶。
     “黑市那边出了点事。”岳崇兴说。
       岳老听到“黑市”,心头一惊,“咱们家一部分生意都在那啊!”
     “扎尔格死了。” 岳崇兴说,“据说还是个汉人杀的,而且,听出外巡查的游骑兵说,抓了几个在大漠里巡逻的匈奴,据那几个匈奴交代,他们正满大漠找那个汉人呢,除了扎尔格,鲜卑五虎好像也全死了。”
     “哎,生意不好做啊!”岳老向自己空了的茶碗里续了一杯,“明早叫兴盛把大漠的生意理理,看看接下来怎么弄。”
     “大小姐问我今天进关的人都有记录吗,她想找个人,莫非就是……”
      岳老打断了儿子的话,“不管她找的是谁,你只管把她想要知道的信息给她就是了,至于她要干什么,我们不要过问,你要做的,就是守好边关。”
     “知道了,父亲。” 岳崇兴没有再说什么,就退出了父亲的房间。
     “虞莹到底在大漠做了什么,难道大漠的事和她有关?这几天上面下了命令,要多注意匈奴情况,她要的人又是谁呢?” 岳崇兴越想越觉得不对,他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哪能让自己安心等一晚上再去查。于是,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下身上的军服,从箱子里拿了一套武官便服,穿好后,直奔南门城防营。
       到了城防营,岳崇兴对卫兵说,要查下今天通关的人员名单,守城的卫兵见是神机营的管营,问了声好,就把记录册子给了他,岳崇兴拿着册子坐在城门塔楼里,一页一页地看。
      由于扎尔格的死,这几天好多商人都从大漠回来,所以,最近两天通关的人数都比平时要多,岳崇兴想着之前虞莹告诉他的体貌特征,仔细地查阅着,最后,他将目光落在了一个叫“白霜”的人身上。
       白天的记录册上写着:一口北方口音,背上一把长剑,银色剑柄,说自己叫白霜,听说大漠死了个匈奴重要人物,自己又是个剑客,不想惹麻烦,所以着急入关避祸。说话人语气缓慢,头上一头汗,身上也有血迹,卫兵盘问时,他说是路上和个匈奴遇上,动了手,有点小伤。
    “就是他了!” 岳崇兴赶紧起身,把白天守关的卫兵叫来,问:“这个叫白霜的人,今天入了关,去了哪,知道吗?”
      卫兵说:“好像住在北城的悦来客栈了。我看他身上好像有伤,还问他这么着急干嘛,他说有急事回中原。”
      岳崇兴一听,心想:糟了,他不会已经离开上关了吧。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