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脩原创】络城机密1•从蛏子到吮吸虫

夏初,又到了蛏子的时节。
蛏子又被叫做美人舌,鲜嫩顺滑,是一道颇受好评的美食。
三两黄酒下肚,席间也热闹了起来,我抬眼看到对面的山茂凡恩脸色有些异样。
此前,这河络一直吹嘘自己走了多少路,吃过多少美食,一定是在蛏子面前漏了怯。
于是,我也起了恶作剧的心理,请他谈谈蛏子。
谁料!
“啊,这蛏子确实不错,但我失神却有其他原因。”
“请先生讲讲吧,为何失神。”我追问道,不想就这样让凡恩糊弄过去。
“这道美食有点像我们地下城的一种特色食品。”山茂凡恩咽了口口水,“世人都知道河络喜欢虫料理,我家乡有种叫做库帕帕的虫子,翻译成东陆语就是吮吸虫,简单来说,它和蛏子差不多,但体表几乎是透明的,有些像粘稠的鼻涕,爬行过后也会留下粘液的痕迹。吮吸虫以树汁为生,体内有一套独特的消化系统,就像蜜蜂采集花蜜能酿成蜂蜜一样,它吸饱了树汁能将树汁转化成某种拥有特殊口味的美食。”
“听起来有些意思。”我随口附和道,想再起个话题,让他不要再在席上谈论鼻涕虫了。
可山茂凡恩却不依不饶。
“但是河络厨子不满足于吮吸虫单一的口感,开发出了多种口感。他们会把抓来的吮吸虫放到淡盐水里,先让它吐干净体内的杂物,然后再放入汤汁里腌制,汤汁一般分为荤素两种,豚肉浓汤和杂菌汤,我偏向于菌汤,因为肉汤味道太重,会掩盖吮吸虫本身的滋味。”
“三日后,吮吸虫滋味最美。”
不要说的太仔细啊。
“它的吃法也很独特,我们习惯用冰冷的地下城先冰一阵,然后用手将罐子里的吮吸虫抠出来,放到唇前,就像要亲吻心爱姑娘一般。不过不要打开牙关,隔着牙齿用力吸,吮吸虫在齿间被搅碎,细腻的味道包裹住整个舌头,这就是最正宗的吃法。鲜美还要胜过蛏子。”
“够了!”
我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副诡异的画面,阴暗的地下城,一群河络抱着瓦罐在吱吱吸着鼻涕虫……

D2OYWD_J7W~]][XK5]_H8V.png

 

6 个评论

蘸着蒜汁生食如何
看起来有点恶心但是又很好吃的样子……楼上这么一说,感觉像生蚝???
让我想到沙虫冻这种东西,还是福建特产
福建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不蘸,此虫的妙处在于汤汁在虫体内部,不用外面再蘸料
看到图片突然爆笑起来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