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脩·测试」松林贼

    “这就是油麻铺子?”杜心岩歪过脑袋,手里折扇一挑,掀起门前垂下的半截子破酒幡。 
    纬踪轻颔首:“如何?”  
    “腌臜。”杜心岩往地上啐了口痰,“出门谈生意,讲究个舒坦,你就选这种破烂窝?” 
    “老爷有吩咐,生意要谈,净庭司的眼睛也要提防着。既然厌火已经插手松林的宗派事务了,小心点总是好。毕竟非常时期,不论做什么都得避着点光。夜隼同意选在油麻铺子和我们谈,最好不过了。”纬踪轻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良浅笑,上前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按说贼和贼谈生意,还有比贼窝更合适的地方么?用你们东陆人的话来说,这种地方就该是‘浑水好摸鱼,夤夜好越货’才是。还请少爷忍耐稍许。” 
    “别,可别算上我,爷不是贼。”冲着门口散发的劣质黄桃酒酸骚气味犹豫了片刻,杜心岩摸出块帕子捂在脸上。他踮脚跨过门口一滩秽物,顿了顿,又从帕子底下哼出一句话:“纬管家你抓紧的,办完事回头就去天松楼排一桌酒席,我得好好补回来。” 
    松林镇的油麻铺子,从来都不是良序之地。 
    廉价酒水的刺激下,铺子里日夜蒸腾出的都是酗酒徒的迷离与落魄。日复一日的,还有年老色衰的娼妓们,在酸臭空气中卖力迎合酒客的呢喃,只为攒足下月的房租和水粉钱。形形色色的蟊贼来往其间,总是和鬼鬼祟祟的私货贩子们打成一片,隔着酒桌交谈销赃的价码,以及彼此感兴趣的小道消息。这样一群人聚集在此,为的是各取所需,区别仅仅在于,有人是出于生计所迫,而有人只是因为习性使然罢了。 
铺子里迎门的方位架了张桌子,拢着一帮百无聊赖的闲汉,眼见两个华贾打扮的陌生面孔施施然进了铺子,都不由眼睛一亮。当先就有几人站起来,手探进怀里,不怀好意迎上去。但是接下来就发生了一件吊诡的事:这几人只觉眼前一花,捂在怀里的手被谁不轻不重地握了握,接着衣衫底下蓦地一空,原本掖着的家伙什居然不翼而飞了! 
“几位辛苦,手底下交个朋友吧。”纬踪轻善解人意地笑笑,伸出右手,将五指间扣着的四把短匕递回去。同时,他摊开左手,露出掌心一枚小小的莲子铃铛。“暗青子,听个响。” 
比起看见自己的家伙什被扣在对方手里,似乎那一枚铃铛带来的震慑反而要更大:这帮人瞪着羽人的左手,齐刷刷变了脸色,也顾不上拿回自己的东西,居然此作鸟兽散,仓皇逃出了铺子。 
    想来,松林镇方圆百十拓的地盘上,终究还是没有贼能快过纬踪轻的手底,更没有贼敢打青响堂的主意。 
    贼有贼路,行有行规。除开跑单帮的小飞,每一路贼号都有自己依附的堂会,彼此间通行一套确认身份的信物徽记。 在松林这样鱼龙混杂的地头上,虽说心黑手硬就能挣着钱, 但是看见同行,总要讲究三分脸面七分人情,也是为了将来见面好说话。至于黑吃黑的勾当,总是上不得堂会台面的忌讳了。况且,青响堂一直是镇上势力最大的两支贼号堂会之一——也许今天过后,就是独一无二了——避之尚且不及,又有谁敢去招惹? 
    杜心岩哈哈大笑:“我就说,纬管家你一个陪我来就成了,何必带那么多人?麻烦。” 
    看得出来,杜心岩心情好了许多。虽然从骨子里来说,他不是一个喜欢做贼的人,但是偏偏凭他老子杜如漠的“响贼”名头,就已经让镇上一多半的蟊贼拱手屈膝了。恰恰是这种使人俯首称臣的感觉,令杜心岩享受其中以至于欲罢不能。几年下来,青响堂的买卖越做越大,堂主杜如漠有心整合松林镇的行业势力,好把手伸进毗邻的厌火城分一杯羹。杜心岩今天若是能够说服镇上另一家堂会——夜隼会低头,那么从今往后,松林所有的贼号就彻底归并青响堂了。 
    “凭一双拳头,可是镇不住这许多人的。”纬踪轻环视一周铺子内的光景,盘算着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他从袖子里伸出左手五指,食指中指并叠在拇指底下,翘起另外两根指头,很快又蜷曲回去,如是往复了三遍。仿佛是响应他的调度,从明堂不起眼的角落里钻出六个人,混在来往嘈杂的酒客里,转眼又不见了踪影——这一切是如此的不经意,甚至连杜心岩也未及看出是怎么一回事。 
有着一头耀眼银发的肥胖女羽人远远看见两人,高兴地一路晃过来。她嘴里一直嚼着白梦果,任由灰色的汁水糊满双层下巴,两只肉鼓鼓的胖手只顾抱着一篓货屉。快活地向他们招呼一声后,她开始热情推销自己的东西:“二位爷,生面孔呐!不过这一瞧呀,我就知道是有眼力劲儿的主。来瞅瞅婢子这些宝贝吧——这个断指夹,是去年路过的星枰塔大师给加持过的呐;这包穿墙霹雳粉呢,可是辟先山河络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瞧瞧这把解衣刀,里边锁了一条龙魂呢——都是一水儿的秘道法具!看您二位呀这么俊俏,二十个铜饼子,打包全送您啦……哎哎,别介呀,十五个铜饼子也成呐——哎哎,他不要就算了,怎么你还推人呢……丫告诉你,别动老娘啊——” 
    “滚蛋滚蛋!”杜心岩大手一挥,推开女羽人,大步跟上前面的纬踪轻,两人远远将她和她的咒骂甩在身后。 
    “我说,你们羽裔里边也有那么胖的货色啊!”杜心岩回头想了想,兀自发笑。 
“她不是羽裔。是一只魅。”纬踪轻随口答道,毫不在意杜心岩讶异的表情,三步并作两步领着他进了铺子内堂。 
“乌头须鲁!”纬踪轻招呼了一声。 
内堂不大,有三道挂着帘布的门通往各间暗室,堂上只有一个矮家伙守着一口坩埚,嘴里念念有词。听见声音,矮子猛地抬头——原来是个河络。 
“耷毛,你终于来啦!我的货呢?呸,我要的不是胖子,坩埚里放不下这么大个……啊开个玩笑。李醉在里间等着呢,今天还给老乌头带了一枝完整的翡翠生石楠,瞧瞧,稀罕不!” 
    “李醉来了?”纬踪轻愣了愣。他随即很好地掩饰住神情,丢给河络一个纸包,“锈瓣桑莲的根茎,不多了,只有一截,最好省着点用。” 
    须鲁利索地揭开纸包,捡出一截灰色的植物根茎,伸进嘴里舔了舔,吐出一口青色唾沫。“真神在上!你居然弄到了帕芙索靡斐梦?还很新鲜嘛!” 
    “那么——” 
    河络摆手打断他们:“去去去,中间那个门。李醉这小子一早就来了,现在嘛大概是有点不耐烦啦。老规矩,怎么谈是你们两家的事,别给我惹麻烦——好啦,不要再烦我了,现在够我忙一阵子的了。” 
    杜心岩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被纬踪轻拽住,他抬脚就要把坩埚蹬到房梁上去。“别管他了。油麻铺子的老板也不是随便好打发的,先办正事。” 
    他们进了暗室,抬眼就瞧见李醉四仰八叉躺在一张桌子上,地下散落着喝空的酒坛子。 
“公方九呢?他怎么没来!”杜心岩把对河络的火气撒在酒坛上,左右开弓,两个空酒坛被他摔得粉碎。 
“哟——你们来啦。”李醉仰起脖颈瞥了一眼,挥挥手算作是打过招呼。“还以为你们半路翻车啦,正准备在这等一宿来着……呃,好像没带够饼子,你们身上有没?” 
    纬踪轻摸出一颗金桃扔给他,心平静气地问:“李把头,你是代表九爷来的?” 
    “噢,你问九叔啊?他老人家今天上厌火访朋友去了,就那个谁,净庭司的什么首座大人。你知道的,这年头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杜心岩怒极反笑:“早就听爹说,夜隼和公家有买卖做。但是远水解不得近火,以为派一只醉猫说说酒话就能唬住我,可就太小瞧青响堂喽!”说着,他抡起一个酒坛朝李醉甩过去。 
    李醉的两手像是长了眼睛,就这么躺着稳稳接住杜心岩扔过来的酒坛,一边抱在怀里,然后整个人坐起来。他白眼一翻,回报以冷笑:“嘿嘿,杜如漠他就能高看夜隼喽?派个耷毛管家和小杜崽子出来和我们谈,玩过家家?” 
纬踪轻拦住杜心岩,冲李醉一点头:“就算我们扯平罢。可是我们少东家可以代表杜堂主,你能代表九爷?” 
“这有什么不能的。”李醉扔了酒坛,跳下桌子。他从怀里掏出一小瓶酒,眉开眼笑地呷上一口,然后悠悠说道:“反正这合并的事呀,说到底就是一句话:我,们,不,愿,意。” 
    “你什么意思?”杜心岩脸色铁青。 
    “意思就是不愿意。”李醉很干脆,伸出两根指头在自己和杜心岩之间点了点,“我们夜隼啊,虽然人是少了点,但是一直守规矩,在宁南做事也是讲名声的。可不敢像青响堂,面上招牌擦得再亮,背地里也是一茬不讲规矩的烂人。这边只要是羽裔都知道,不管哪个行当,为了赚钱,你们东陆来的人裔都敢不照规矩来。你们这是败坏了整个宁南啊!喏,你们青响堂不就雇了一个羽裔么,你问问他——瞧我说的对不,纬管家?” 
    纬踪轻默然不语。只有杜心岩啐了口痰:“放屁!” 
李醉噗嗤笑起来:“真臭,真臭!小子,我就这么跟你说,青响堂连着仨月吃我们的货,九叔都是知道的。你们以为,找几个瘦麻杆,装成羽人的模样,就能混过去?嘿嘿,既然你敢黑吃黑,就别怨我们不和你坐一起并肩子!” 
“你们怎么知道的!”话音一出杜心岩便自觉失口,他求助地看向纬踪轻,却得不到回应,只好又说:“这,这是松林贼的规矩,我们青响堂早就转了商行,干什么要守着你们的规矩?” 
“脱行?嘿嘿!那就更好说了。杜如漠想自个儿洗白我们也不管,就是别拉上我们这伙做贼的——现在啊,我们两家是桥归桥、路归路喽。那么杜大少爷,你觉得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着,李醉停下嘴边的酒瓶,两只眼深深地盯着杜心岩。“不过呢,我倒是很好奇啊,你老子是贼,你也是贼,你们这一家子贼打算想怎么洗白呢?” 
    杜心岩笑得很难看。他唾了一口,“爷们怎么洗,你个羽不羽人不人的杂种都管不着!” 
    一句话说完,这边纬踪轻脸色就变了。他上前一步正要防着李醉发作,却看他一动不动盘坐在桌上,只是垂下了头。 
有那么好一会儿,三个人的房间里静得只能听见呼吸,直到李醉说话: 
“开个价吧。” 
“开什么?”杜心岩以为自己听错了。 
“开个价吧。”李醉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九叔让我来之前也说了,如果东陆人舍得开价,夜隼可以考虑低头。” 
    莫名的峰回路转令纬踪轻大感意外。杜心岩看见李醉伸出一只裹着袍袖的手,脸上已然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狂喜。 
    “是我失言了,还是李兄弟爽快!”他抖开右手的袍袖,伸出去握李醉的手。 
    就在触手的一刹,李醉忽然笑了起来。杜心岩一呆,便是在这转瞬即逝的一息间,他突然感到一道焚风从指间疾掠过,仿佛激起一座火山,引发的炽热剧痛自指间源源不断扩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杜心岩尖叫起来,下意识抽回右手,看见从血色洇染的袖口里蹦出两截指头,无助地在空中自转了好几圈,然后齐齐落在桌上,再鲜活地弹跳进酒缸里。 
“规矩就是规矩,杜如漠的儿子也不能破喽!”李醉甩开手里的断指夹,哈哈大笑:“门口买的,俩铜饼子换十个,送你作纪念了。”说话的同时,在他另一只手里攥着的酒瓶迸裂炸开,间杂着一道酒箭激射杜心岩,不留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方才纬踪轻已然慢了半拍,这当口他推开惨嚎的杜心岩,右手五指箕张,一把将射来的酒箭攥在手心,口里发一声喊:“都进来!” 
房间的门就在那一刻应声炸开了。四道人影从缺口处撞将进来,乒呤乓啷的碎片和酒液溅得到处都是。 
    杜心岩正疼得没头没脑地嚎叫,勉强提起一口气,用完好的左手指向李醉,狠狠道:“弄死他!给我弄死他!”  
卖断指夹的银发魅羽又回来了,身后是三名穿着净廷司制服的护卫。她没有理会杜心岩,手抄一柄解衣刀,眼神戒备地死死盯住李醉。“纬次座,铺子里外已经全部我们控制住了,剩下这两人怎么办?” 
“带走。”纬踪轻面无表情。 
他转身从门口离开,正好撞见怒气冲冲的乌头须鲁。不等河络开口,纬踪轻淡淡地对他说道:“假如不想被净庭司管上你炼制禁药的事,现在最好闭上嘴巴。” 
河络翻翻白眼,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狠狠在地上啐一口唾沫,青碧的颜色让人瘆得慌。 
  
油麻铺子的另一间暗室里,纬踪轻捧着一盆水坐了下来。 
暗室里挂着厚重的帘布,并没有一点光源——除了那面铜盆。清水无波的盆中稳如镜面,映着明灭不定的光华,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年老羽人的面孔。 
“真没有想到,九叔你派来的人竟然是醉哥。” 
“让他做饵也没什么坏处。阿醉这几天又开始酗酒了,你关他一阵让他醒醒酒,也好。” 
纬踪轻沉默了一会。“因为他是半裔么?” 
“你还是猜出来了。”老人苦笑,波澜纵横的皱纹在他眉间皱缩,结成一个“川”字:“你能感受到从厌火散发出来的气息了吧?过不了多久,人羽间的矛盾,就要再一次爆发了。这个时候,你关着他,就是保护他。” 
“是。” 
“现在是非常时期,阿轻你在净庭司行事千万要小心。记着我说的,不论做什么,都得避着光。” 
“我记住了。”
 
 
 
 
 
注:锈瓣桑莲,宁州产七年生草本植物,羽族名“帕芙索靡斐梦”,意为“冥武神梦中凋落的羽茎”。羽人曾将其根茎提炼出汁液用以制作祭典活动所需的“神饮”(后被证实对身体有害而遭到禁止),剩下的渣滓经简单加工后制成白梦果,羽族哨兵经常用来当做零食咀嚼,可以起到提神兴奋效果。偶然的情况下,有河络将桑莲混合其他几种植物炼制提取出一种青白色的汁液,熬煮后冷却可形成半透明胶状膏体,可燃,有青烟,吸入后产生高强度的幻觉体验。流入外界后迅速受到欢迎,被称作“冻靡膏”,羽族名“索靡斐梦”。因为很多人在吸食冻靡膏时产生过类似夸父一族的逐日幻觉体验,于是在一些地区被称之为“夸父烟斗”。

5 个评论

这是本应该在九幻上却夭折了的那篇么?
呃。。。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一年写一章,今年的人还没生出来!
突然发现杀老师你这小子也制幻【
怎么样菜老板,联手干他一票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