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脩·原创」泉客野谈 | 不死城

秉烛卷·不死城

AFD2867D7D29EE5B4D1CCBE805BB259F.jpg

雄踞于东陆中州的天启城,从它被贲朝的工匠们建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是东陆王朝政治的中心,也是被历代政权殊死争夺的地方。
传说中,天启城之下镇守着远古的巨兽——龙。天启城地下犹若蜘蛛网般纵横蔓延的水道体系运输着流淌的泺水以供居民使用,又最终汇入到泺水的暗河中。而环绕的泺水便是龙的血脉,世世代代守护着这座城。纵历经兵燹疮痍,万千摧折,亦护着这座城不死不屈,永存一丝生机。
天启城最近一次遭受的灭顶之灾是在晟末端初时,牧云穆如联军兵临城下,其围城长达一年之久,在攻城之战中,大晟无数忠烈男儿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冒敌锋刃,奋死以抗。当时的天启城从外至内分为荒城、墟城和皇城,端军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攻破荒城,其战斗的惨烈难以用笔墨形容,纵百年后翻阅史书,亦能从字里行间得见斑斑血泪。
据《晟书》记载,时裂章门守为虎威将军简英名,每与战,必大呼誓师,瞠目以叱,齿牙皆碎。荒城将陷,烈焰熊熊,士卒皆亡,唯余其扛旗力战,身被十馀创,眦血成泪,状若非人,亦慷慨不屈,戮战愈勇。时城下联军皆噤声止戈,莫能仰视。英名见其颓势不可挽,己独不支,西向再拜,恸声大呼曰“臣智勇俱竭,唯恨己力不遂难遏强虏,无以答明恩。愿化厉鬼,日夜啮贼心,啖血肉。”语毕,坠城楼,殉国以亡。
后围困墟城更是长达九个月,城内早已是箭尽粮绝,守城的将士每日仅能分到一勺米,因为长期挨饿,身体瘦弱到难以拉弓的地步,以至于罗雀掘鼠,煮铠弩而食,到了最后的境地,甚至生食人肉,各家所出老弱妇孺,是为口粮,而饿死者依然不计其数。待天启城破之日,尸骨遍野,饿殍载道,就连从水井里打上来的水都带着丝丝血腥味。
端朝建国数十年后,常有人言于阴雨雷击之时,听见水井里传来阵阵鬼号哀哭,兵戈金鸣。有人酒醉后不慎跌入枯井,在黑暗中点燃随身配饰的犀角来照明,沿着地下水道一路摸索着接近了暗河,却在岩穴的石壁上见到数位影影绰绰的人影,皆身披铠甲,或执折戟,或持断矛。此人大惊失色,碰巧拾到了冲上岸边的残铁,等到他出来找人辨认,却是晟朝的旧物。故而谈起前端覆灭之事,老人都说,是晟朝忠烈将士的英灵不死,在天启城下日日夜夜诅咒着这个王朝。
天启城之下是否真有巨龙镇守,世代护佑着这座帝都,早已是缥缈无踪的传说。我如今漫步在这繁华喧闹,街坊林立的街道上,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听着老人口里血泪并煎的故事,竟觉得恍若隔世。倘若传说是真的,那又是护着这座城里的什么不死呢?是安居于城里的百姓?是恢弘王座上的政权?是遗留千年的黛瓦红墙?抑或是一份不屈不灭的信念?
老人并未答我,只是指着旧时城门断垣残壁下一株破土而出的春草说道,这世间,总有什么是即使在挫骨扬灰后还会挣扎重生的,所谓的不死,靠的无非是人心而已。
 
注:《泉客野谈》,不知何人所著,收九州遗逸于一书,分四卷:《昼行卷》以记奇人世态,《秉烛卷》以记神异魍魉,《食珍卷》以记珍馐美馔,《拾趣卷》以记山川草木。据传此书成书于徵朝。有后人考,所谓泉客,概指出海后在集市中与人族交换鲛绡的鲛人,常有人号称在泉明看到此类鲛人,故称“泉客”。因此有人怀疑此书大概是借助秘术化生双腿的鲛人云游三陆九州各地所缀的异闻集录。

 
PS:悄悄说一句,这篇其实是把以前“十五分钟写九州”两篇整合扩充而来的,和前两篇凑在一起,正好这三篇都是家国征战题材的。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